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78. 最坏的结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彻查工作的进行有些艰难。
主要是驻地前部的那些商人不怎么愿意配合,每个人都在叫嚣着要让管事出来说明情况。而因为这些人的不愿配合,所以事情很快就演变得有些混乱,开始有行商试图逃离这里,而且因为没有管事的命令,那些侍卫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然并没有第一时间去阻拦。
然后……
事情开始变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死了十五个行商,还有他们带来的护卫。”冲星子再一次见到苏安然时,脸色隐隐有些难看,“就这一轮混乱带来的死亡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之前在小院发生的那次了。”
“有寄生体潜伏其中?”苏安然问道。
冲星子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说道:“我不知道。……我无法判断到底是不是有寄生体混在其中,但反正冲突和混乱爆发得太快了,如果其中没有人在煽动的话,我是绝不相信的。”
苏安然沉默不语。
他会被惊动,是因为宋白夜告诉他死人了,所以他才急忙从后院赶过来,正好撞到了同样收到消息,前来收拾残局的冲星子——他的三名弟子各有任务,因为考虑到云空的性子,所以冲星子便让他来负责安抚前院的这些行商和七原家的工人。但没想到的是,也恰好因为云空的临场应变能力不足,因此当有人煽动并且很快演变成冲突的时候,云空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若非苏安然一早就安排了宋白夜封锁住整个驻地,此时恐怕已经有人逃出去了。
没有人看到宋白夜是如何出手的。
但所有试图冲出前门或者翻墙离开的行商和护卫,则全部都被宋白夜杀死了。
“把尸体交给我。”苏安然开口说道。
冲星子看了一眼苏安然,然后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既然苏安然要接手前院这里的善后工作,那么他当然不会拒绝,毕竟现在眼下最大的问题是尽快找出那些潜伏在商会驻地里的寄生体,所以他实在没有时间去妥善处理前院这边的混乱。至于说苏安然会用多么残暴的手段去解决这个问题,冲星子就不打算去管了,反正最后如果闹得不可开交的话,那也是苏安然、是他们太一门的外交纠纷。
苏安然自然知道冲星子在想什么。
不过他倒是没什么怨恨或者别的情绪想法。
毕竟现在昆仑派就在北岭,很多俗务处理起来自然是有些束手束脚,因为冲星子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昆仑派,那么他就不能不去考虑七原家族的态度,不去考虑北唐皇朝的态度,因此有些事情明明可以快刀斩乱麻的解决,但却因为这些事情的耽搁而不得不去迂回解决。
如此一来,自然就是相当的麻烦。
苏安然有些理解青玉此前说的那些话的顾虑了。
他虽然也有一些才智,而且在玄界混了二十多年,多多少少自然也是学到了一些处事手腕——哪怕就算是一张白执,但放了二十年也会泛黄不是?——所以苏安然很清楚,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掌门人选,更别说合适了,因为他处理事情的方式相对比较简单粗暴。
或者说得干脆点。
苏安然有一定的处事能力和手腕,交际能力和布局能力多多少少也有一些,毕竟地球是个很深的大染缸,虽说没有玄界这般高武,但只要不是情商智商有缺陷的人,大学毕业两年后,在经过社会铁拳的毒打后,也都会迅速成长起来。
但是。
经过社会毒打的成长,也仅仅只是让你的处事思维有所转变了,没有在特定的岗位磨练过,终究还是要少了一些经验。
例如,苏安然就完全不懂得御下的手段。
不过好在他也并不需要这么做,而且身边也是有智囊的存在,所以有些因为缺乏经验而处理起来比较毛糙的事情,在得到别人的指点后,他自然也就能够处理得非常完美,毕竟苏安然最不缺的就是急智了——这也是他在发现云明道人的小院出事后,第一时间就让宋白夜封锁小院,之后又封锁整个驻地的原因。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宋白夜的价值。
“白夜。”
别人不知道那些试图逃离的人是怎么死的,但苏安然却不会不知道。
一声低喃后,很快便有一道人影浮现在了苏安然的身旁。
“我要知道他们的记忆。”苏安然指着地上那近五十具尸体,“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他们之中有没有寄生体,以及这些寄生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宋白夜望了一眼地上那些尸体,眼神有些微的嫌弃。
以前他可是吃习惯了长生境(本命境、凝魂境)的修士,甚至就连上仙境(地仙境)的修士也没少吃,所以骤然看到这么一堆低阶长生境(蕴灵境)的修士,自然是不太满意的。就好像吃习惯了山珍海味的人,你突然告诉他没钱了,只能喝稀饭配咸菜,那他肯定觉得难以下咽。
不过这是苏安然的直接命令,宋白夜也不敢讨价还价。
他可是见识过,小屠夫讨价还价后,结果就被苏安然丢出去打白工的下场。
很快,在这些尸体的下方,便浮现出了一层如同淤泥一般的黑色物质。
然后这些尸体便在这层淤泥上缓缓沉没,转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尸体,已经被宋白夜“吃”掉了。
“别从头往后查看记忆,直接看他们生前最后的记忆,然后从后往前看。”苏安然开口说道,“我只需要他们生前这段时间的最后记忆就行了,其他的我并不需要。”
宋白夜撇了撇嘴:“爹爹,人死如灯灭,这记忆也不是我想看就能看的呀。……尤其是,寄生体在被感染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了,哪怕我在第一时间吃掉,但记忆还是会有很大的残缺呀。”
苏安然也知道这种情况,只是眼下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现在他们被对手牵着鼻子走,这可不是苏安然想要的结果:“你尽力而为吧。……如果发现寄生体的记忆无法读取的话,记得别把他们消化了,要吐出来的,我需要拿他们去让别人认身份。”
宋白夜翻了个白眼。
他现在明白小屠夫说自家爹爹小气的原因了。
这吃到肚子里的东西,还要吐出来?
过分啦!
但谁让苏安然是爹呢,宋白夜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按照苏安然的命令去执行了。
不过很快,宋白夜就皱起了眉头。
在没人注意到这处角落里,地面上开始浮现出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转眼间,便出现了近三十具尸体。
看到这一幕,苏安然都惊了:“这些……全是寄生体?”
“我无法确定。”宋白夜迟疑了一下,“这些人的记忆,基本都是空白的,要不就是混乱的,我完全看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而且别说是最近一个月了,就连他们小时候的记忆,都缺失得非常严重。”
“那么剩下的那些呢?”
“这些就很正常了。”宋白夜开口说道,“他们运来的货物里有一些……残次品,还有一些,好像是不太干净的东西?他们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了,所以才急着逃跑。”
“不太干净的东西?”苏安然皱起眉头,“带我去看看。”
“噢。”
宋白夜很快就带着苏安然来到了仓库这边。
此时仓库这里还有七原家族的护卫在守着,不过他们的精气神也不太好看,显得忧心忡忡。
尤其是在看到苏安然过来后,这几人都有些被吓到了。
“我要检查一批货物。”苏安然直接开口说着,然后就报出了一串人名,“把这几位行商的货物全部都搬出来。”
对于苏安然的要求,这些仓库看守自然不敢拒绝,很快就忙碌开来。
不多时,便开始陆续有人将货物搬运过来。
这些货物的数量可不低,足足有上百箱之多,里面放着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包括了矿物、药材和一些食物、瓷器、种子等等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一些可以当作炼丹基底材料的药液、药膏等等。而且运送的目标也是五花八门,但基本上都是以云州城为核心,向周围四面八方辐射扩散出去。
苏安然以神识快速的扫了一遍这些货物。
最开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但他知道,宋白夜直接读取记忆是不可能出错的,所以便放缓了神识探索的速度,改为一箱一箱的检查。
这一次,苏安然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药材、食物、种子、药液、药膏……等等这一类可以“吃食”的东西里,都存在着非常细微的活性反应。
在经过苏安然的仔细且认真检查后,他终于发现,这些“食物”里都被某种寄生虫一样的东西给寄生了。此时,这些寄生虫正处于一种“休眠”状态,它们与外界的互动频率大概是每数十分钟一次:一次极其轻微的“呼吸换气”后,便可以沉寂数十分钟,而且因为处于休眠状态,对自身的灵气消耗非常低微,所以几乎不会被人发现。
若非苏安然的神识强度非常高,而且又有了宋白夜读取记忆的提醒,他也很难发现这一点。
“将这批货物,全部焚烧了。”苏安然沉声说道。
“这……”几名看守面面相觑。
“七原家族到时候怪罪下来,你就说是我的命令。”苏安然开口说道,“……太一门青玉小姐的命令。”
看苏安然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几人自然也无法说什么,于是只能按照苏安然的吩咐,将这批货物全部焚烧起来。
但烟雾刚起,大堂那边很快就有一堆人跑出来了,而他们一看到居然有上百箱货物被焚烧,这些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而苏安然看到这些人的脸色,他顿时便意识到一个问题:“将仓库里所有的货物全部都拿出来一并烧掉!”
“大人,你不能这样啊!”
“大人,我们刚交了货,但你们可还没付钱呢。”
“就是啊,大人,你把我们的货烧了可以,但这帐你们是不是应该结一下啊?”
他们不知道苏安然的身份,以为苏安然是七原家族的驻商代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封锁了驻地不让他们离开,哪怕之前有人鼓动要闯出去,但这些人却也依旧没什么动静。原因也很简单,他们只是刚刚交了货,但货单都被压在管事那边,还没有签名结账,这些人的货款还没有拿到手,自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你们当中有多少人的货物不干净,你们自己清楚,我现在没功夫和你们在这里纠缠。”苏安然沉声说道,“一会你们所有人还要接受一次检查,至于检查的内容是什么,暂时无可奉告,但如果你们拒绝配合的话,我可以保证你们一定会死。”
“那你就杀了我们吧!”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突然走出来,“大人,我不问你们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烧毁我们的货物,反正我们货物已经交付了,你们只要把货款结了,那么你想干什么都行。但如果你们不想交货款的话,那这和断了我们的生路有什么区别?与其这样,还不如在这里就把老头子我给杀了,反正我们也没活路了。”
“好。”苏安然点了点头。
“什么?”
这名老者还没反应过来,下一刻,他便看到了一抹寒光,紧接着在他的视野里,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了。
所有的商人,看着苏安然毫不犹豫的将这名老者给杀了,当即就哗然了。
尤其是两名中年男子更是突然奔了出来,抱着老头的尸体就开始痛苦,其中一人更是双眼赤红的朝着苏安然扑了过来。
但迎接对方的,却是又一道寒光。
另一名没有那么冲动的中年男子,被自己兄弟的血给泼洒了一身,顿时就蒙了,甚至连哭声都止住了。
而苏安然如此干脆利落的手段,更是当场就震住了所有人。
这一次,没有人敢再叫嚷什么货款之类的事,每一个人突然都有了一种自身难保的不安感。因为到了这一刻,哪怕再怎么愚笨之人也都反应过来了,他们显然是卷入了某个巨大的阴谋纠纷,而且眼前这个年轻人,手段非常的狠辣,根本就无惧人心民意之类的说法,这也让他们以前无往不利的起哄手段失去了效用。
倒不如说,他们起哄得越大,那么就死得越快。
所有人都在瑟瑟发抖。
而那些仓库的看管,见到苏安然冷酷的面色,当即也不敢再有迟疑,急忙开始前往仓库搬运货物出来,丟入到那堆已经彻底焚烧起来的火源里。
苏安然站在原地看着这片大火,脸色阴沉。
不多时,冲星子又返回过来了。
他看到地上多了两具尸体,而且还有一名像是吓傻了的中年男子时,脸色也不由得一黯,轻叹一声后走到了苏安然的身边,沉声说道:“查到了两条非常隐秘的地道,而且看情况,并不是临时构筑的,很可能已经存在了几个月以上了。”
“我猜到了。”苏安然叹了口气,“封锁这个驻地已经毫无意义了。”
“你猜到了?”冲星子愣了一下。
苏安然指着眼前的这片正被焚烧的货物,还有七原家族驻商的这些仓库看管不断来回往返丢入火堆中的货物,然后把他的发现给解释清楚:“裂魂魔山蛛的确完成了一种进化,它……或者说它们发明了更加致命的感染方式,这种感染方式不会第一时间把人变成寄生体,甚至很可能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寄生体。”
“什么?!”冲星子惊住了。
“你联系昆仑派了没?”
“还……还没。”
“去联系你的宗门吧,并且让你的宗门把情况和北唐皇朝通报一声吧。”苏安然叹了口气,“接下来这里由你看着了,我要去……向青玉小姐汇报进展。”说到这里,苏安然又沉声补充了一句:“记住,别再仁慈了,现在整个驻地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寄生体,所以任何试图反抗的人,都可以直接斩杀了。”
“云州城,没了啊。”冲星子看着眼前的大火,低声呢喃了一句。
苏安然的脚步一顿。
但很快,他就再度迈步向前,不再做任何停留。
青玉此前已经跟他说过最坏的结果了,所以他刚才在意识到那些货物里都有寄生虫的活性反应时,才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因为他预想到的最坏结果,可能要比青玉此前所猜测的更加严重和糟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商人到底把这些有寄生虫的货物运来了几次,同样也因为管事的事,已经无法追踪清楚那些被运出去的货物到底有多少,又分别运到什么地方。
甚至,就连青玉此前所说的,要尽快掌握分辨寄生体和未感染者,以掌握主动权的做法,如今也没用了。
那个不知道的敌人,又一次走在他们的前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