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秦时罗网人

第两百五十五章 我不能做一个负心郎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掩日的突然出现对于洛言而言是一件好事,眼皮子底下和隐藏在暗处终究不一样。
前者是互相算计,比拼的硬实力。
后者则是存粹的提防,太过劳心劳力。
……
咸阳宫,后花园一处亭阁之中。
洛言与赵高对坐喝茶,六剑奴则是守在不远处。
赵高如今的东厂都督也是彻底坐稳,而他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这两年东厂发展的极为迅猛,深得嬴政信任,也因此,身份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赵高跪坐的姿态极为端正,与洛言略显洒脱的姿态形成明显的对比,他率先开口询问道:“不知栎阳侯找我何事?”
“掩日认识吗?他刚才来找我了,想与我合作,我倒是没想到,罗网竟然也分为明暗两条线,他手中的暗线掌控着一股不小的势力,其渗透了七国,而且很多都是官居高位。”
洛言也没有隐瞒,他与赵高属于一条船上的自己人。
赵姬的事情将两人死死的捆绑在一起,算是利益共同体,加上赵高是宦官,与洛言没有权力纠纷,两者算是最好的盟友,也是最合适的合作对象。
“掩日!?”
赵高那双死鱼眼闪过一抹异色,紫色的唇瓣微动,轻声道:“掩日掌控罗网一部分力量,此事倒也正常,当初罗网的掌控者本就是掩日,而罗网加入秦国也不过数十载,论起来,掩日应该是罗网第一批的掌控者之一。
罗网的来历远比我们知道的要神秘,前些年我也查询过,罗网的创立与越王八剑有关系,甚至罗网本身便是越王八剑拥有者创立的。
只可惜,岁月变迁,越王八剑也不断的易主。”
“越王八剑?”
洛言目光微闪,他也想过这一茬。
说来越王八剑也很有意思,每一个拥有者都是罗网的天字级杀手,其地位凌驾于其余杀手之上,甚至极为恒定,从未有拥有其余名剑的人晋升过,仿佛天字级杀手就是为了越王八剑创立的。
也许独特的不是杀手本身,而是越王八剑本身。
唯一知道真相的只剩下掩日了,可惜此人太过神秘,除非真的撕破脸皮,对其动手。
“需要东厂动手吗?”
赵高看着洛言,询问道。
他对于掩日也很感兴趣,若是有必要,他不介意让六剑奴出去活动活动身体,将掩日抓过来,无论死活。
这世上从尸体上获取讯息的手段并不少。
东厂自然也有这等秘术。
死亡从来不是结束。
洛言举起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才不急不缓的说道:“不急,先用用,掩日的实力还算可以,让其为我跑跑腿也不错,不出意外,明年秦国将对赵国动手,开启灭国之战,他手中掌控的那部分人,对于秦国很重要。
待天下一统之后再与他计较,在此之前,不妨与起虚以为蛇。
他若是找你合作,你可以直接应下。”
“可。”
赵高直接应下。
洛言放下茶杯,看了一眼赵高,微微一笑,轻声道:“老赵,权力之心很容易腐蚀人心,你可要稳住啊~”
“……诺。”
赵高神色微动,旋即平静了下来,恭敬的对着洛言拱手应道。
洛言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说的太多有伤两人的感情。
两人又喝了一会儿茶,赵高突然将话题扯到了公孙丽姬身上,因为公孙丽姬有身孕了,肚子起来了,一眼便知,可嬴政并未宠幸她,甚至未曾碰过她,对于嬴政而言,公孙丽姬更像是一个美好的花瓶,只是看着便足以。
所以公孙丽姬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嬴政的,唯有可能是进宫之前便有了。
这年头倒是没有验明正身的玩意,女子是否纯洁也不是很重要,赵王偃娶了一个倡女就可见一斑。
乱的很。
换做其他时代,这事情估计很荒唐,可战国这个时代,此事却只能算是稀疏平常。
礼乐崩坏不是说着玩的。
儒家的文化尚未全面推广,礼义廉耻自然也未曾深入人心。
这一点和现代差不多,很开放。
“大王怎么说?”
洛言很清楚,公孙丽姬怀的孩子是谁的种,对此,他不发表意见,此事终究得嬴政拿主意。
赵高闻言,神情有些怪异,片刻之后,缓缓说道:“大王得知此事,神色很平静,只回复了一句知道了,之后便未曾去看望丽妃,显然对此事有了芥蒂。”
“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洛言询问道。
赵高轻声的说道:“大王未曾承认此子的身份,自然不能以王族血脉对待,如今此消息已经被封锁。”
这等事情传出去终究影响不好,所以被直接压下,丽妃那边的待遇也被削了,远没有一开始的优待,最后此事终究还得看嬴政的态度。
嬴政若是愿意认下这个孩子,骊姬自然无恙,若是不愿,骊姬与这个孩子最终的结局便是冷宫。
不会死,也不会活的很快乐,甚至连所谓的自由都没有。
这空荡荡的咸阳宫,何曾不是一座牢笼。
赵姬就很不喜欢咸阳宫,一座宫殿都空荡的恐怖,何况是成百上千座的宫殿。
果然,皇家没有所谓的亲情,爱情更是奢侈品……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他几乎已经看到骊姬的结局了,被嬴政这样的帝王喜欢,注定了骊姬的结局不会太好,因为嬴政本身就是一个不懂爱情的男人。
年少的揪动终究是年少。
年少之时的欢喜与如今的秦王嬴政又有什么关系,冷血无情才是一个帝王的本质。
他终究会走上历史的道路与舞台。
时间会带着所有的天真憧憬,一个成熟的帝王更是如此。
“保一手吧,这对母子也算无辜之人。”
洛言想了想,开口说道。
赵高点了点头,其实就算洛言不说,他也不可能让骊姬出事,嬴政那边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随着一盏茶下肚。
洛言也是起身告辞,他还得去给扶苏讲课,当然,讲的是历史小故事。
至于其他的文化课,自然有老师传授。
比起那些东西,洛言觉得自己将历史编撰成小故事塞进扶苏脑袋里更有价值,一个帝王不需要懂太多的专业知识,就和一个企业家不需要懂员工知道的东西,他只需要懂人心,懂如何用人就行了。
如此教下去,他有把握让扶苏成为一个腹黑的帝王,而不是一个傻白甜。
历史上这厮因为一道圣旨就拉着蒙恬自尽,离谱!
蒙恬也是死的冤枉,看着扶苏自尽,他有何面目活着,算是陪葬了。
当真无话可说。
也就嬴政死的早,不然能被气死。
每次想到此事,洛言也是无话可说,甚至无法理解扶苏的脑回路。
。。。。。。。。。。。
今年冬天的雪来的比较早,只是一夜,整个咸阳城便被大雪覆盖。
常言,瑞雪兆丰年,不出意外,明年秦国又得大丰收,靠着木薯,如今的秦国当真不缺粮食,就连那些胡人俘虏也能吃饱肚子,当真得感谢造物者的神奇。
胡人俘虏:……
在这场大雪落下没多久,赵国境内便是传来了消息,赵王偃没能顶住,殡天了,他终究没有撑过今年的冬天,不过也正常,他那位王后倡姬太特么够劲了,一般人哪能撑得住。
此事洛言表示理解。
月底。
楚王完(熊完)也挂了,似乎再也挡不住历史的大势,倒在了这年的冬天,没能继续撑下去。
赵国和楚国接连失去一国之君,这对于秦国而言自然是大好事,几乎在收到消息的瞬间,秦国那些将领们便是有些激动了起来,宛如一个个嗅到血腥的恶狼,露出了贪婪的目光,渴望建功立业。
秦国可是军功制,只要你有战功,便可往上升,封侯拜相都不成问题。
“栎阳侯觉得明年可以开战吗?”
嬴政看向了洛言,询问道。
他与洛言的约定尚且还有一段时间,此事自然要询问洛言的想法。
随着一帮重臣看了过来,洛言笑道:“我若是不答应,诸位将军岂不是要把我吞了?”
这话落下瞬间引得武将大笑,文臣也是笑了起来,大致明白了洛言的意思,洛言也是支持的。
嬴政也是难得的露出了一抹微笑,笑道:“栎阳侯既然也觉得没有问题,那明年开春,便出兵攻赵!”
“诺!”
群臣拱手应道。
昌平君也是脸色平静的应下,他最近乖得洛言都懒得扫他一眼。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离合并不共通。
至少昌平君内心就很悲伤,偏偏还得迎合众人的欢声笑语,太特么痛苦了。
朝会很快落下帷幕。
洛言照例去咸阳宫的后花园溜达了一圈,不出意外,再次被月神截下。
就很无奈~
他原本只想看看花草树木,陶冶陶冶情操的。
奈何总有坏女人馋她的身子。
……
月神的观星殿。
依旧是原本的布局,四周光线昏暗,垂落的薄纱层层遮掩,几盏造型独特的油灯散发着朦胧的光晕,水中倒映着灯光,在震动间,波纹荡漾,些许荧光闪烁着,似乎在寓意着什么。
这座宫殿打造的宛如那仙境中的广寒宫一般,清冷孤寂。
似乎如此,才是永恒的格调。
只是今日这所宫殿之中却是有些不一样,水面波纹摇晃的极为厉害,令人觉得发生了小型地震。
只是比地震更加持久。
许久。
水中荡漾的波纹才缓缓停止。
洛言搂着月神纤细的腰肢,抚摸着那清凉的发丝,那紫色的发丝与紫女的颜色倒是一般无二,只是月神的气质更加清冷高傲,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标准的禁欲系。
可惜,偏偏阴差阳错,算计洛言不成反被太阳。
不过这也很正常,算计谁不好,偏偏算计洛言这位性格阳光的优秀男子,岂能不被洛言阳光的性格所感染。
冲动过后,便是冷静。
洛言自我反思,轻叹道:“我觉得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可你从来不拒绝~”
月神最近也成熟了许多,有些事情经历多了之后,情商也会飙升的,抬手拿起自己的宫装长裙,遮掩住身躯,一头长发如瀑,眼眸幽幽的看着洛言,薄唇微动,轻声的说道。
那带着泪痣的眼眸荡漾着一抹难以形容的冷魅之意,令人心动。
说实话,月神已经感觉到了洛言对她的喜欢,哪怕只是身体上的,可这也足够了,她会慢慢的俘获洛言的心。
她有足够的时间。
自我安慰下,月神觉得抢了焱妃的夫君更有成就感。
“焱妃要回来了。”
洛言轻抚月神的玉背,自我反省道。
最近一段时间,焱妃去了一趟阴阳家,将东君的一些事情交代一下,从嫁给洛言之后,她便不再是阴阳家的东君了,而是洛家妇。
安全方面洛言也不担心,除非东皇太一想要和洛言撕破脸,不然绝对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月神斜睨了一眼洛言,轻轻扫了一下肩膀上的长发,冷魅的眸光微闪,轻声的说道:“怎么,你就这么怕她?哪怕与我在一起,你脑子里都是她,就不能有一刻属于我吗?”
怕?这话说得,我这是尊敬我的老婆大人。
洛言摇了摇头,惆怅道:“做错事,还一错再错,内心自然有愧疚,这不是怕。”
“你终于愿意承认,你心中有我了?”
月神闻言,缓缓俯下身去,美目幽幽的看着洛言,倾吐香兰,略显几分媚态的询问道。
洛言看着月神,片刻功夫,撇开目光,不回答,不解释,旋即闭上眼睛,缓缓松开了手,坐了起来,同时睁开眼睛,恢复了以往的冷静,淡淡的说道:“焱妃回来之后,你就不要见我了,我怕她误会。”
“你就不怕我伤心吗?”
月神从身后搂住了洛言,声音柔弱的说道。
不怕,我知道你很坚强……洛言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不能做一个负心郎。”
说完,扯开了月神的手,很坚定的穿上衣服,大步向着殿外走去。
月神眼中的柔弱之色很快消散,显然她也是装的,目光幽冷的看着洛言离去,就像一个很有耐心的猎狼人,她要慢慢的,一点点的将洛言俘获,无论是他的身体还是心。
野心十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