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第二百零六章 礼堂闹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又关了一天,一批大厂的工人被调到了加工车间去了,关泽和我说,这两天运出来的药品已经翻倍了,第一批车已经走了,但上面没有任何的药品,是空车出去的。车也没开远,就在离缅甸不远的瑞金停了下来。
然后就是办公区的人,开始逐渐有人撤走,我做饭的压力越来越小了,吃饭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能明显感觉,除了大厂子的人还是在正常工作以外,加工厂也开始走了一批人,我去送宵夜的时候,就剩四五个人了,很多文件都被带走了,我已经两天没看见贺洁,不免有些担心。
再过一天就是他们说的,最后的出货日期了,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如果明天人来了,我们一无所获,还会打草惊蛇,弄不好,我们还得被人冠上打劫的罪名,一定得想想办法,不管怎么样,今天必须得弄到药片,拿去化验,弄清楚他们的流程,货要送到哪里?不过,可以肯定是,他们这些货一定是不见得光的,不然不会搞得这么神秘。
贺洁终于露面了,召集了公司的员工,除了加工厂生产线上的工作人员,其他人都被叫到了大礼堂。
我跟在杰哥的后面,低声问道:“这是干嘛啊?”
杰哥回答道:“肯定是出大事了,不然不会召开全体大会,上次开大会,就是宣布这个厂被收购了,估计这次也不是什么好事,好事是不会通知到咱们头上的,也轮不到咱们一个做饭的,也得去开会!”
到了大礼堂,我们坐在了最后面,望向主席台上面,贺洁坐在最中间,班森低着头坐在她左侧看着手机,阴森的年庚西坐在她右边,时不时地望向台下面,也不知道在看谁?我尽快躲开他的目光。
然后,我就注意到,礼堂过道的两侧,站了很多保安,等人都进来,点名确定了人数后,大门关上了。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
贺洁敲了敲话筒,干咳了一声说道:“大家好啊,你们可能有人认识我,有人不认识,我是咱们公司的总经理,我叫贺洁,这次把大家召集起来呢,是想和大家宣布一个事!”
然后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公司明天将正式的解散,今天下午,人事部将所有人的工资清算一下,然后大家就可以离厂了!”
一片哗然,马上就有人站起来喊道:“怎么说解散就解散啊?你们这样一搞,我们怎么办啊?没工作了,我们怎么生活啊?你们不能说解散就解散啊!”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谈论了起来,有人已经开始骂娘了。
贺洁很澹定地说道:“大家都静一静,有什么不满的,一个一个的说,你们这么吵,我一个也听不清,大家有什么诉求都可以提,能满足大家的,我尽快满足,公司经营不善,我们也很无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如果可以,我也想和大家继续工作下去!”
马上又有人站出来说道:“不是吧?我看你们加工厂那边天天加班,工资还高,怎么就会经营不下去了呢?”
贺洁很简介地回答道:“那边只是其他厂家租用我们厂房加工的,并不属于我们公司的经营范围!”
有人马上就说:“那我也去那边上班!”很多人跟着也附和了起来。
贺洁再次拍了拍话筒道:“大家都静静!那边已经满员了,而且他们的订单也马上完成了,之后那边也解散了!”
这一下,又是炸了锅,本来还剩了一点点希望,再次破灭了。
已经有人开始按捺不住了,大声地骂了起来,很多人准备站起来,要上前和贺洁去理论。
贺洁丝毫不畏惧,澹定地说道:“大家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现实就是这样,大家能接受就接受,接受不了也得接受!要是同意离职的,我们补发一个月工资,马上现在就可以去手续!不同意的,我们也就没办法了!”
有人牵头说道:“不能同意,要我们走,至少得补给我们半年的工资,一个月的工资,咱们根本找不到工作,到时候都得饿死!”
“对至少半年!”
“应该给我们一年!”
“他们不同意,咱们就去劳动局告他们!”
“不能就让他们这样一走了之!”
说什么的都有。
我看了看旁边的杰哥,却异常的冷静。
我好奇地问道:“杰哥,咱们该怎么办啊?你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
杰哥哎了一声道:“着急有什么用啊?人家干不下去了,还能逼着他们硬干下去啊!道理上也说不通啊,咱们了,能给咱们多一个月工资就不错了,不给你,你有啥办法!他们要是有钱,就不会解散公司的!”
我嗯了一声道:“说的也算!那咱们闹不闹啊?”
杰哥谨慎地说道:“先别急,看看他们其他人怎么弄?要是闹了,能多要点钱,那咱们就跟着闹,可别太过分就行了,不过,我估计是够呛,你看到那些保安没有,那都严正以待了,根本就不怕闹事!”
礼堂的人开始越来越焦躁不安了,很多人准备冲到主席台前和贺洁理论。
可刚走到过道处,就被保安给拦住了,一个小伙子年轻气盛,不服气,指着保安骂,见保安没理会他,气焰开始嚣张起来,动手推了保安一下,让他让路,保安没动,也没还手,以为保安怕了他,上去就是一拳。
这不理智的一拳,很快就遭到了一顿毒打,保安手中的橡胶棒,像雨点似的砸在他的头上,小伙子倒在了座位上,后面的人一看这架势,马上就怂了,纷纷后退坐回到座位上。
保安像没事人一样,拖着那个闹事的小伙子就往门外走。
这下,和他一起的同乡不干了,急忙拽住已经昏迷的小伙子质问保安;“你们要把他带到哪里去?不能让他们把人带走!”
好几个他的同乡,马上跟着跳了出来。
保安很冷静,澹澹地答道:“带他去看病,你们也要跟着来吗?”说完,拿着橡胶棒指着那个同乡。
几个人立马怂了,没一个人敢说话,
我急忙问道:“杰哥,那个是咱们同乡吗?”
杰哥摇头道:“不是的,他们都是本地人!”
我哦了一声再次问道:“要是咱们老乡受欺负了,咱们上不上啊?”
杰哥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必须上,咱们老乡人多,还心齐,不敢欺负咱们的!”
我犹豫着说道:“可我看那保安好像是练过的啊?咱们打得过吗?”
杰哥不屑地说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咱厨房有菜刀!”
我低声都囔道:“最好还是别打,真闹出人命来就麻烦了!”
杰哥以为我身上有事,安慰我道:“没事的,真有事起来,你先躲着,别管!你来时间不长,又和他们不认识,我不行啊,都是和我一起来的,我得管!”
这一刻,我又看到了杰哥脑袋顶上的光环,上面漂浮着两个字:“忠义”!
这边刚刚平息,那边前排的人直接跳过凳子,就冲向了主席台。
两个保安,拦在了主席台前面,开始挥舞橡胶棒,最先上去的两个人被打倒了,接着又上去了两个,也没打倒了。
后面的人直接叫道:“找家伙,不然会吃亏的!”
于是,拆椅子的,抢保安手上橡胶棍的,拖鞋往抬上扔的,什么都来了。
杰哥指着最前面的主席台说道:“那些是咱们哥们,得帮忙了!”
我拉住杰哥道:“别冲动啊!”
杰哥甩开我的手说道:“这就不能不管了!”说完,要从侧面冲到前面去。
一个保安面无表情地拦住了杰哥的去路,杰哥也是艺高人胆大,一脚踩在椅子上借力,身体前倾,另一只脚一个飞踹,直接奔向了保安,姿势很凶狠,可惜啊,那距离却没掌握好,飞的距离不够,保安一个侧身,挥起橡胶棒直接敲在了他的腿上,杰哥像是一只被打下来的鸭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阿宝和阿忠两兄弟看到这情形,站了起来也冲了过去,可这礼堂的座位排的很紧,一次就能过一个人,还得侧身,保安一脚就踹到了前面的阿宝身上,阿宝向后一倒,直接压倒了阿忠身上,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
看到这种情形,我知道自己是坐不住了,我没往前冲,而是翻过了座椅,因为是最后一排,后面的空间比较大,可站着一个保安,正等着我呢!
我急忙举起双手,弱弱地问道:“我能出去吗?”
保安摇了摇头道:“不能!”
我哦了一声,装作要跳回座位的样子,然后借助椅子的背后,双手用力,一个转身,一个探身,一只脚就揣在了保安的肚子上,保安没想到我会突然对他动手,没反应过来,这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了他的肚子上,他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
我踩住他的胸口,夺过他手上的橡胶棒,拍了一下他的头说道:“老实躺着别动!”
接着,我就奔着刚刚打杰哥的那个保安过去,他也看到了我刚刚的动作,也向我走了过来。还没到我面前,后面就被人用手死死的卡住了脖子,是阿宝,他爬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勒住了保安的脖子,保安试图挣脱,向后打了阿宝几下,手肘击中了阿宝的鼻子,阿宝的鼻子喷出血来,但还是不放心,眼看保安就要被他勒的断气了。
我急忙叫道:“宝哥,放手啊,再不放手,他就要被你勒死了!”
阿宝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放了手,我抢过保安手上的橡胶棒递给阿宝说道:“去看看杰哥没有事?”
然后我走到保安身边,扶着他坐到了地上说道:“别动,大口呼吸,一会儿就没事了!”
杰哥这边被阿忠扶了起来,应该是摔到腰了,扶着腰还要去战斗了,我急忙劝道:“杰哥,我看你就算了吧,过去了,你还得挨打!”
杰哥虽然嘴上不服气,可看了看前面的情况,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前面的情况已经都被保安控制住了,几个带头闹事了,现在都老老实实地蹲在了地上,保安正拿着橡胶棒对着他们呢。
礼堂里再次静了下来,班森开口道:“大家现在是不是没问题了,我可告诉你们,这礼堂是有录像的,谁先动得手,自己心里清楚,报警的话,你们全部就得被抓起来!”然后放大了声音道:“现在都给我老实听着,排着队去办手续,一定要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写清楚,签好离职同意书,拿着一个月的工资,老老实实回家!谁要想惹麻烦,别怪我们秋后算账!”
我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这群如狼似虎的保安们,没有先动手,这就是预先布置好的局啊!
杰哥看了看我,也没了主意,我只好说道:“别反抗了,没意义!杰哥,还有你们两个听我的,拿了工资先回家,我给你们一个电话,回家安顿好了,打那个电话,他会给你们安排工作的,不说大富大贵,但保证一家衣食无忧,肯定是没问题的!”
三兄弟同时不解地看着我,我也没法和他们解释,只是说道:“你们信不信我?”
三个人同时点了点头。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行了,赶快去办手续吧!之后,按着我的说做!”
杰哥疑惑地看着我问道:“兄弟,我一看你就是干大事的人,你这不像是落难来这里的吧?”
我笑了笑道:“杰哥,一天是大哥,一辈子都是!不管是什么愿意让咱们认识的,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现在赶快排队去吧!别他们再变卦!”
杰哥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阿宝和阿忠扶着他,去前面排队了。
我一个人坐在后排,看着人群开始有序地排队,逐个上主席台签字,然后往外走。
我突然感觉到后背一道阴冷的目光,我回头看去,那被我踢得保安,正死死地盯着我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