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120★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种温存至死的举动令对柔情攻势没有抵抗力的她被电得她七荤八素,心笙动荡。欣喜决定就在宝贝们生日的那天给他一个惊喜——原谅他。

“老婆。”柔浅如风的呼唤自身后传来,仲傲祈将手中的托盘放在阳台的小桌上,来到她身边。

“在想什么?”他慵懒地问,伸出双臂从背后环住她的娇躯,在脸埋在她的颈间,轻挑地在她耳边呵气。

“反正不是想你!”柯天翩双颊被染红,早已习惯他的黏人,泰然舒缓地依偎在他温暖的怀里。

仲傲祈转过她的身子,直勾勾地盯着她,幽怨可怜道:“老婆,原谅我好吗?”

“嗯,我考虑看看!”柯天翩慧黠地眨着眼,状似认真的回道。

“啊——”仲傲祈惊喜过度地大叫,欣喜若狂地抱起她转圈圈,爽朗发笑道:“谢谢老婆大人。”原来以为她又会拒绝,想不到答案让他出乎意料,看来——柔情攻势起作用了。

“喂,喂!很晕啊,先放我下来,还有——我只是说考虑而已。”看他激动的样子,她忍不住坏心地泼冷水。

“只要老婆肯考虑就好,三天后我来问答案。来,先喝我煲的爱心鸡汤。”仲傲祈轻柔地抱着她一起入坐,将她放至自己的双腿上,一抹性感得不可思议的笑自唇边漫开。

“不喝行不行?”天知道他为什么天天煲汤给她喝?但喝多了她想换换口味。

“不喝怎么行?你瘦了,而且样子又这么憔悴疲累。”他用她无法抗拒的柔溺眼光瞅着她,惨戚戚道:“我煲了几个小时的,不喝很浪费。如果你真不喜欢,那我就几天煲一次汤好了。”

“你还好意思说?我憔悴疲累是谁害的?”柯天翩愤懑地大叫,发泄般地捏着他的俊脸出气。要不是他日日夜夜地缠她,她会累吗?

“是我害的,所以现在我在补救不是吗?”仲傲祈收紧手臂,以脸贴着她的脸,笑嘻嘻地说。老婆发怒,老公就该识趣地投降。

他柔柔安抚的声音令她满意,得意地点头:“好吧,我喝一点。”他的苦心她怎会不明白?虽然汤有些油腻,但他做得很棒,稍微喝一点还是不错的。

“老婆对我真好!好,我立刻喂你。”仲傲祈面不改色地称赞她,揭开盖子,食物的香味随即飘散开来,引得柯天翩忍不住咽了一口水。

他舀了一口鸡汤,宠溺地看着她,体贴地送入她的口中。

“呼……”柯天翩喝下微烫的鸡汤后,吐着舌头。

“怎么了?很烫吗?”看她吐着小舌,仲傲祈立刻猜测到。

“还好啦,一点点……”

话才说了一半,仲傲祈就心疼地吻上她艳红的唇瓣,一个温存柔溺的吻,令微讶瞪他的柯天翩渐渐迷失。

这个感觉让她很依恋,似乎回到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当时的他也很宠她,经常做她爱吃的东西温柔地喂饱她……

“好了,我吹凉给你喝!”他轻舔她的唇角,柔声劝哄着她:“老婆多喝一点吧,这很滋补的。”补得壮些美味些他好吞下肚。

柯天翩没有反驳,脸红心跳地盯着他温柔得像水般的幽眸。

“老婆,这几天杰瑞有骚扰你吗?”仲傲祈辛勤地吹着微烫的汤汁,状似无意地提起这事。

柯天翩一脸迷思,喝了一口汤回道:“他有打电话给我,说公司非常忙没时间来茶馆,可我总感觉他有隐瞒什么,问了他的朋友才知道他的公司受外力恶劣打击,现在问题非常严重。”奇怪,杰瑞他到底得罪谁呢?

“可能是报应,谁叫他不道德地觊觎别人老婆?”过分的欣喜令仲傲祈口不择言起来,凉凉地落井下石。

“仲傲祈!”柯天翩察觉到不对劲,倏地站起身,手指着他揣测道:“你这样说,难道这件事是你做的?”

绝对有可能,前几天他问杰瑞要过名片,还说让他不要后悔?搞不好从那时他就打定主意要整杰瑞了,甚至他连查都懒得查杰瑞的身家背景,直接就问杰瑞要,天啊,他还一点都不想浪费时间的说。阴险,实在太阴险了。

哎!她早该猜到的,被惹火的他哪有可能不兴风作浪?难怪最近都没去茶馆工作,原来对付杰瑞去了。

捕捉到她笃定的眼神,仲傲祈干脆双手一摊,大方承认:“是我做的,敢抢我的老婆,他就该付出代价。”

“仲傲祈,你很小肚鸡肠,也很阴险卑鄙哎。”柯天翩气得火冒三丈,频频戳着他的胸膛和盘托出:“其实那天你离开后,我就跟杰瑞说过我们只能做朋友,你干吗还找他的麻烦啊?”

“老婆!”仲傲祈幽深的眸霎时亮得如繁星,满是爱恋,结结实实地把她抱了个满怀。她拒绝了那个讨厌的杰瑞,这样他诱拐悍妻的机会似乎更大了。

柯天翩惊得瞠大眼睛,双手连忙封住自己的嘴,呜……说漏嘴了,原本还想让他多吃几回醋呢。

“后悔说错话啦?”仲傲祈语带魅意地轻-舔她的耳贝,唇畔的笑极其得意放肆。“老婆,其实你的决定没有错,那个杰瑞他根本比不上你老公我。踹掉他重投我怀抱,明智之举。”

“哼,少自作多情!”她羞红着小脸躲着他不安分的舌头,恶声推开他警告道:“仲傲祈,杰瑞的事你最好放手,要不然我不原谅你。”连累杰瑞成为他们俩战斗的牺牲品,这可不行。

“遵命,老婆大人!”仲傲祈以柔情似水的眼神锁住她,手指轻轻勾住小巧的下巴,在她呆愣间薄唇紧紧封住她的唇。反正有这些天的教训,杰瑞知道真相后必定会收敛,不敢再不知好歹地惹怒他了。

柯天翩强迫自己聚拢涣散的心神,不要再被他的柔情所勾-引,但还是徒劳。她的身体渐渐难以支撑,只能没骨气地瘫软在他的怀里,恣意享受他甜蜜的吻。

“过几天就是宝贝们的生日了,你准备怎么庆祝?”吻得她喘不过气后,仲傲祈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鬼崇的一笑,眼中闪现狡黠阴诈。

“当然是你准备你的,我准备我的。”柯天翩一提起儿女,酸醋就外冒。看到两小鬼对他越来越好,她真的非常吃味呕血,没好气道:“晚了,我要睡觉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仲傲祈无谓地耸耸肩。

在和煦的春风吹拂下,正在厨房忙碌的柯天翩恣意地闻着空中飘来的淡淡花香,一脸陶醉,明媚的春天似乎让她的心情更加愉悦了。

今天是两小鬼的生日,她特地请了假在家做生日蛋糕,一个用满满爱心精心设计的蛋糕相信他们会非常喜欢的,而且生日礼物她也备好了,这一次她倒要看看,仲傲祈还能不能讨得他们的欢心?

“老婆!”愉悦醇厚的嗓音响起,令她迅速回头张望。

“仲傲祈,你真的这么空闲吗?离开这么久了,集团真的没重要的事情要麻烦你吗?”柯天翩边忙着打蛋边问。天天陪她在家耗着,他怎么不会腻烦?

仲傲祈笑咪咪地上前环住她的腰,贴着她耳边喃道:“老婆,公司并非要我坐镇才能运转,只要知人善任外加远程控制,没什么大问题。”若是集团天天需他这总裁在,恐怕他早因工作阵亡了,哪还有命来追妻?

“别搂着我,我在做正事呢。”柯天翩轻微地挣扎着,忙碌的双手将蛋黄和蛋清分开,小脸开始皱起来,他温热的身子紧贴着她,她根本没办法专心,更腾不出手来教训他。

“老婆,在做蛋糕呢,真不错,晚上有口福了。”仲傲祈侧过身,涎着脸嘟起薄唇往她紧抿的红唇上印去,纷乱燥热的气息直拂她的脸蛋,令柯天翩娴熟搅拌蛋清的双手不禁抖了抖。

“仲傲祈,别闹了,滚开行吗?”柯天翩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这个妨碍她做蛋糕的男人。他是故意的吧,想让她的蛋糕做不出来让两小鬼失望?

仲傲祈紧咬下唇,无比体贴道:“老婆在这辛苦给骐儿瑶儿做蛋糕,老公我又怎么能躲着偷懒呢?我一定要陪着你度过这美妙的时刻。”

瞧瞧,这脸皮比城墙厚的无赖,她真的好想晕倒,来个眼不见为净——

打散蛋清后,柯天翩曲肘顶上仲傲祈的腹-部,见他不死心又想贴上来,立刻恶狠狠阻止道:“在我做蛋糕期间不许碰我、抱我,更不许亲我,总之离我一米之外,要不然你就甭想参加儿女的生日了!”老虎不发威,他当她是病猫咧!

“好,我不烦你!”仲傲祈举起双手作投降状,性感地轻舔着残留着她气味的唇,引得柯天翩粉颊飞上两朵红云,不自在地别过脸。

“老婆,那我去洗个澡,呆会见,不要太想我哦!”他以慵懒撩人的眸光直视她,边倒退着走边放肆地奉送了几记飞吻给她。

“快滚……”柯天翩红燥的脸蛋抽搐着,感觉到自己真的想吐血了。

仲傲祈离开后,她深吸口气强迫自己恢复正常,“该和面团了!”柯天翩加入砂糖后开始筛面粉,之后和面团……30分钟后,蛋糕烤制而成。

“哈,接下来是抹奶油!”柯天翩欣喜而笑,在没有受打扰的情况下心情畅快地哼起歌。

刚洗好澡的仲傲祈拉开浴室门,慢悠悠地边擦着湿润的发丝边来到电脑前,不消片刻,电脑画面上出现了秦婉云大大关切的笑脸。

“妈咪!”仲傲祈撇撇嘴,继续擦着发。

“嘿嘿,小祈啊,有没有搞定小翩啊?我们大家都好想看到你们俩结婚呢。”秦婉云奸笑地瞅着仲傲祈,眸中全是期待。

“是呀,加油哦!”电脑屏幕突然冒出一群人,柯柔柔、仲温、仲秋艺……都是一脸兴奋的样子。

仲傲祈呆愣了一会,立刻和大家打招呼,随即报告这边的战况:“目前还没搞定,但快了。当然这最后一关还需要妈咪你的配合——”仲傲祈抿唇诡笑,眸中尽是志在必得。

“哦——”大家异口同声地点头,之后一哄而散,只剩秦婉云一人捂嘴咧笑道:“什么忙妈咪都会帮的啦,哈哈!只要能把小翩拐进门就行……”

“老婆!”迷人音律从远处响起,仲傲祈魅笑地眨眼行走,十足十地勾-引人模样。哦,老婆在抹奶油了,看来蛋糕完成了一半。

“咝……”歌声嘎然而止,柯天翩抬眸凝望,对仲傲祈刻意营造的煽-情模样猛倒抽了一口气,抹奶油的手呆滞。他,他是不是暴-露狂啊?居然只围了条浴巾,不过——这模样真是好养眼。

不错,此时的仲傲祈诱人至极,夕阳的余晖穿过大开的窗户,将橙红的光圈洒落在他的健美光-裸的身躯上,如墨般散发着光泽的微润发丝随着他的移动而调皮地摆动着……这般性感冷魅的样子令她有股想流鼻血的冲动。

他似乎在色-诱她,才半个多小时而已,又不安分了吗?可是,他这种慵懒迷人的模样她还真招架不住,大概是太久没和他相处,没看过他裸-体的缘故吧。柯天翩忍不住轻咽唾沫,觉得胸腔有股热气窜入脑中,令她的思绪和目光只能紧随着他。

仲傲祈唇边的笑变得邪惑起来,他半眯着魅意迷蒙的眼继续引-诱着她。哎,这女人果然垂-涎他,瞧她那目不转睛的可爱模样就知道色-诱的成果非常不错,真不枉费他的刻意撩-弄和牺牲色-相。

“老婆,如果喜欢就别忍耐,毕竟忍太久是有碍身心的。”仲傲祈轻抚坚毅的下颚,恶意地逗弄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