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119★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杰瑞,谢谢你送我回来!”柯天翩绽出甜蜜娇美的笑,美眸中隐隐泛着一抹狡黠,直接无视仲傲祈和杰瑞挥手再见。

嚣张的女人,愈来愈过分了。让他独自去学校接骐儿瑶儿回家、照顾他们吃饭睡觉,自己却大胆地和这个男人鬼混——

仲傲祈全身蒸腾着爆烈的怒意,冷傲的眸窜出两条火龙,冷冽的话语直逼面色沉肃的杰瑞:“你,违反了决斗时定下的承诺。”他要让这个男人为不守承诺付出代价。

“违反了又如何?对于你这种伤害抛弃女人的男人,我何必遵守诺言?”杰瑞双眼喷火讥讽地盯着他,声音里透着明显的轻视和厌恶。

“你说什么?”仲傲祈狂吼,俊脸变得穷凶阴恶起来。

“杰瑞说的是实话,六年前你是抛弃过我。”柯天翩理直气壮,坏心地看他阴冷吃醋的模样。

杰瑞掀了掀眼皮,冷笑地说着毒语:“既然抛弃了她,就不该没有自尊地来求她原谅,还无耻地占在她家不肯走——”

“我们家庭怎样,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评论——”强硬地打断杰瑞,仲傲祈的眼神冷冽阴森起来,唇畔噙着一抹轻蔑的冷笑。说完这话后,就迅捷地出手攻击杰瑞。

直冲九霄的怒意和浓厚的醋意演化成紧捏的拳头,仲傲祈精确凌厉地击中杰瑞的腹部,随即在杰瑞吃痛捂住腹部之际,上前揪紧他的衣领,曲膝连连猛顶他的腹部。受攻击的都是同一部位,简直让杰瑞苦不堪言——

见杰瑞实在顶不住的样子,柯天翩语带愤懑地尖叫:“仲傲祈,给我住手。”说着,上前拉开激战中的两人,将杰瑞护在身后忿忿道:“他是我朋友,要想再动手,先过我一关。”

柯天翩强势护杰瑞的动作灼痛了仲傲祈,他如受伤的野兽盛怒地吼:“柯天翩,真的不原谅我?真的不在意我了吗?”他的心、他所做的一切,她真的一点看不清,感觉不到吗?

“我——”仲傲祈眸中强烈的哀绝伤痛的气息令她柯天翩不敢直视他,她吱唔着,眼神飘忽躲闪。这样的他,似乎令她不忍心疼了,似乎就想这样原谅他。不——其实她的心底早已原谅他,只是还不敢再接纳他的爱而已。

仲傲祈痛心地疑视她,缓缓地转身镀步回洋房。或许是他六年前伤她太深,深到她在心底已经惧怕接受他了。

“天翩小姐,你没事吧?”杰瑞来到她面前,担忧地问。

不舍疼惜地盯着他凄怆的背影,柯天翩嗫嚅道:“杰瑞,你先回去吧!”说完,压抑着心中的痛楚和酸涩跑进了洋房。

“哇,严重了!”躲在暗处看完戏的黑圣羽咋舌,决定还是溜达回自己家休息为妙。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半夜的溜达而惹上了一个甩也甩不掉的麻烦——

整个夜晚,柯天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仲傲祈被她打击得那样消沉悲痛,会不会明天就放弃求她原谅、收拾行李离开?

想至此两个极端的声音开始打仗,他走了更好,她就能恢复从前平静的生活了。不,他不能离开,他既然来道歉了,怎么能在她没原谅的情况下离开?不能离开,蓦地,这坚定的四字敲醒了她,柯天翩唇边溢起苦笑:原来她根本舍不得他离开——

风和日丽的早晨,一夜的折磨,让柯天翩心神俱疲,她摇晃着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起床打开房门,走出房间。

“教唆同学逃课,破坏老师上课。啧!啧!真没想到你们两小鬼在学校这么调皮,想想翩儿肯定被你们气得够呛。”仲傲祈一手揪着一人的耳朵,教训道:“以后不准再捣蛋让你们妈咪操心了——”照顾这两小鬼,翩儿肯定很疲累辛酸吧,他到底让她受了多少苦?扭曲的痛楚猛地撞击他的心。

“知道啦,我们也不是故意的。”两小鬼连连讨饶,现在他们可以坦荡神气地跨进学校读书,当然不会顽皮啦。

柯天翩僵直呆愣地站在楼梯上,他不在意昨天的事吗?美眸霎时涌上狂喜,唇畔也不禁勾出一抹娇笑,或许她该放开了,只要顺着自己的心,原谅他根本不难。真要谢谢杰瑞,要不是昨天那样一闹,她可能还会逃避下去——

“老婆,早安!”仲傲祈不经意间瞧见她,抬眸浅笑打招呼。非常自然的样子,似乎昨晚的事根本没发生过。

虽然昨晚他沮丧悲痛,但想起六年前自己对她造成的伤害就释然了,现在翩儿给他的打击根本无法和那些相提并论。既然是他的错,他就该再接再厉,而不是被她打击刺激到。

“老妈,你啥时当国宝熊猫了?”柯峻骐转头瞅到柯天翩两眼上明显的黑眼圈时,忍不住揶揄道。

柯浅瑶也不安分地插话:“臭小子,你懂啥?那是老妈化妆才这样的。”

“老妈成没成熊猫、化没化妆,你们两小鬼关心什么?给我好好去上学。”柯天翩没好气地噔噔着下楼,伸手准备给两不知好歹的小鬼一个暴栗。

“老婆!”仲傲祈柔柔地喊着,上前握住她想作恶的手,转头冷声厉喝两小鬼:“骐儿瑶儿,还不快道歉!”

“老妈,对不起啦,我们不笑你了。”两小鬼嘻笑着,先后道歉。

“你们怎么这么听他的话?”柯天翩诧异地指着两小鬼,惊疑的美眸盯着仲傲祈。怎么可能?这两小鬼从小到大都跟她对着干,而且从不认错的。

“他是我们的老爸啊,我们当然听他的话。”两小鬼吐了吐舌,同时伸手指着仲傲祈。

“好啊——老爸的话就当圣旨听,老妈的话就给我当耳边风!”柯天翩愤懑地大叫,肚里燃起浓郁的烈焰和酸意,实在很是气恼吃味他们父慈子孝的样子。

六年的照顾居然比不上一个多月的相处?她这个老妈是不是当得太失败了?不,不是她失败,而是仲傲祈这无赖硬抢了两小鬼的爱。

这些天以来,儿女都只和仲傲祈有说有笑,全然漠视她的存在!柯天翩怒急攻心,恨恨地瞅着仲傲祈。她是可以原谅他,但绝不是现在——

“老婆,不生气!”仲傲祈伸出双臂强有力地将她拥得死紧,温柔地哄着。哎,老婆不会连这种事也吃醋吧?

“我们也不是不听老妈的话,而是老爸比较有威严呵!”柯浅瑶捂着被残害的耳朵,冷冷讪笑地说明原因。哎,谁让他们的老爸生气起来相当恐怖,他们当然不能得罪啊。

“有威严,仲傲祈,真不错啊,两小鬼都非常怕你呢。”柯天翩粉拳猛搥打他健硕的胸膛以发泄满腔的怒气,之后愤然推开他,用力踩着地面折回房间,砰地摔上房门。

“我说瑶儿,你是不是故意陷老爸于不义啊?”仲傲祈质疑地眼光打量着柯浅瑶。

“老爸,既然是她搞出来的事,让她去抚平老妈的怒火喽。”柯峻骐偷笑着,非常有良心地建议。

“啊,可怜!”在两人强势的眼神威胁下,柯浅瑶投降了,偷偷打开老妈的房门,柯浅瑶滴溜溜的眸子转着,上前撒娇窝在她怀里道:“老妈,其实我刚才在开玩笑哦,你永远是我最最敬爱的老妈,什么人都比不上。所以可不可以请我最敬爱的老妈和可怜的老爸一起送我们上学啊?”

“对,老妈要送你们去上学。”柯天翩恼怒的脸蛋突然漾开笑容。从现在起,她要寸步不离仲傲祈,剪断他与儿女独处的时间,她要剥夺抢回两小鬼的爱。

茶馆,柯天翩娇容怒瞪着忙碌着的仲傲祈,犹自气恼早上送两小鬼去上学时碰到的事。那些老师和父母都瞎眼、脑抽了吗?居然夸赞仲傲祈一定是好爸爸,肯定能教育好子女这种高帽,可恶,难道她就不是慈爱温柔的好妈妈?

“天翩小姐!”刚进茶馆的杰瑞扬手打招呼,俊脸上是柔和的笑意。

“先生,点什么?”仲傲祈像幽魂一样飘来,挡住杰瑞的视线,阴沉地问。

“原来你在这工作啊。”杰瑞讥笑地看着眼前一身服务生打扮的仲傲祈,轻蔑地冷哼:“你配不上天翩小姐,像你这种男人不管是精神还是物质都给不了她幸福。”

“是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不管是精神还是物质我都能让她满足。”仲傲祈嘲讽地魅笑,眸中的傲然自信令人绝对信服他所说的。可恶的杰瑞,就像苍蝇臭虫一样讨厌。

这个男人真是一个服务员吗?像他这种傲然尊贵的气质实在不像,但如果他是有身份之人,又怎会容许自己做这种服务别人的工作?杰瑞费解。

“杰瑞,你来了!想喝什么茶?”柯天翩从吧台走了出来,双眸狡黠发亮,欣喜地问杰瑞。见仲傲祈在这,气结道:“呆在这干嘛?还不去工作?”

“绿茶,谢谢!”杰瑞优雅地入座,满含笑意挑畔刚抬步离开的仲傲祈。

仲傲祈站在吧台边盯着相谈甚欢的柯天翩和杰瑞,下颚紧绷,脸颊肌肉抽搐不已,胸中的妒火像江水一样泛滥,淹得他难受至极。

虽然猜测翩儿她是故意的,但他还是忍不住要去在意,在意她对别的男人娇柔地笑,在意那该死的杰瑞用情意绵绵的眼光看她。

“老婆,你逼疯我了。”仲傲祈唇角噙着一抹冷酷的诡笑,冷魅的眸闪过一抹阴嗜和残狠。什么欲速则不达,统统见鬼去吧,在屡攻不克她后、在别的男人放肆垂涎她后,他放弃这种慢吞无聊的追妻办法——

“杰瑞——”

在柯天翩和杰瑞欢笑之际,蓦地,一道严厉低沉的声音宛如魔音传脑般穿过两人的耳膜,柯天翩瞥了一眼脸色寒酷的仲傲祈,心中窃笑。

“有事?”杰瑞不悦地抬眸,很是不爽这男人打断他与佳人的谈话。

仲傲祈用着足以令人冻结的目光冷冷的瞪着杰瑞,轻挑地勾唇:“既然你敢公然觊觎我老婆,还声称我不管精神还是物质都给不了她幸福。那么,我到想知道你又有多少能耐?不介意给张名片和详细介绍自己吧?”

柯天翩充满惊讶,眼神在两人之间打转。

“当然不介意!”杰瑞挑畔地拿出名片,顺便简单介绍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

“喔,父亲这辈创办的旅游公司,目前你任职总经理一职。”仲傲祈接过名片,看过之后忽然愉悦地魅笑,寒眸中隐隐流露出诡诈奸险。

“仲傲祈,你想干嘛?”捕捉到那阴险的眼神,柯天翩寒毛直竖地问,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冷冷道:“可别乱来哦!”

“乱来?亲爱的,在你惹火我之后,还敢奢望这个吗?”仲傲祈唇边的笑变得阴森至极,他扬了扬手中的名片,讥讽冷冽的目光直射杰瑞,颇有深意道:“杰瑞,希望你别后悔!”

“喂,仲傲祈!”柯天翩一不小心被他的寒气冻成冰柱,半晌才对着他的背影闷闷忧心地叫:“糟糕,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

“天翩小姐不用担心,我想他还不至于做什么不利于我的傻事。”杰瑞不以为意地笑笑。

“或许吧!”柯天翩面色僵僵的,哼,仲傲祈这人若真恼火起来,恐怕什么事都做得出。

美丽的夜晚,柯天翩斜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满天星斗敛眉思索:“奇怪!”

原以为那天回家后,那个无赖肯定会对她狂飙怒火,那她就可以恶劣地添油加醋,气死他不偿命。谁知根本相反,他变得出奇的温柔,对她更是宠溺得过分,而且分分秒秒都黏着她,除了晚上睡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