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118★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要钱!”柯天翩气结地颤抖着全身,狠瞪着远处笑得好不得意的仲傲祈。

“是呀,这小伙他非常有诚意地求我们,我们实在不忍拒绝。而且他一来,你的工作量也可以减小,我们老俩口也可以抽时间出去旅游,何乐而不为呢?”师父嫌她不够气,也来凑一脚。

“仲傲祈!”柯天翩几乎理智全失地放声尖叫,心情恶劣到极点。

“老婆,我在!”非常愉悦的声音,翩儿总算不无视他了。

柯天翩七窍生烟,盯着那张俊魅的脸半晌,最后愤怒厮叫:“算,算你狠!”真是有够不对劲的,师父师娘什么时候这样贪小便宜了?

仲傲祈抿嘴诡笑,感激地看着帮助他的老两口,幸亏翩儿的师父师娘是通情达理之人,得知他的意图和目的,竟愿意配合他。

柯天翩站在吧台里,一手懒洋洋地敲着吧台,一手抚着光洁的下颚,美眸紧瞪着茶馆里那个正在忙碌的俊逸身影。

愈看美眸中的火焰燃得越旺,该死的,本来想他这种食衣无忧的贵公子肯定做不来这种服务的工作,所以在这盯着他,等他犯错误或被客人不满时第一时间跳出来让师父师娘开除他,可现在——看到的是客人的满意喜欢和他游刃有余的样子。老天无眼啊——害她盯得都成斗鸡眼了。

霍然,她记起了六年前的一个片段,他似乎说过,以前在英国学习的时候因为对自己有所要求,所以出来历练过——天,她气得发晕,盯了他半晌,结果她是白忙了。

“小翩,在看那俊小伙啊,是不是动心了?”师娘蓦地从吧台后冒出来,可爱地两手托腮歪着脑袋问。

“师娘,你想吓死人?”柯天翩拍了拍被吓的心脏,从咬缝中挤出抗辩的声音:“谁动心啊?我对谁动心也不对他动心。”

师娘顿觉无趣,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走了。

呼,柯天翩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能这样放弃。他没错误,没关系,她给制造错误;他没机会失手,没关系,她诱害他失手。

埋伏了半天,终于找准机会了。柯天翩扭动着小蛮腰,笑得乱不怀好意地走向迎面而来正端着托盘的仲傲祈,娇声用中文轻喊:“老公!”轻眨眼放电。

“翩儿,你——”仲傲祈略带狐疑地喊,眼神中的惊喜光芒灼花她的眼。翩儿在叫他老公,怎么可能?他急急呼气,稳定起伏过速的心,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老公!”还没开始冷静,这厢更娇柔的呼喊又来了,柯天翩美眸中的笑意更浓。

不可能,翩儿的性格他了解,绝不会这样轻易就原谅他,仲傲祈拼命让自己别因为她甜蜜的叫唤而失心失神,可成效似乎不大——

柯天翩愉悦地吐舌,踏步向前猛撞了一下还在恍神中的仲傲祈。仲傲祈一时不察,托盘歪斜,盘中的茶杯动荡,溅出了些微茶水。

“啊……”旁边女子抚着被茶水溅到的手臂,高分贝地尖叫,震动整个茶馆。

“抱歉,抱歉!”仲傲祈放下托盘,抽出身上带着的餐巾纸帮她擦拭。该死的女人,居然勾引他出错,刚才她所做的一切他全明白了。

柯天翩在一旁捂嘴偷笑,随即咳了咳,正色用英文道:“第一天上班就出错,仲傲祈,你被解雇了!”

“小姐,别解雇他,第一天上班难免会出错,不过我看他工作很认真,而且我也不碍事,这只是凉茶,温热的——”被茶水泼到的女子求情道,两眼冒桃心状迷恋地看着眼前有着尊贵邪魅气质的中国帅哥,小手紧紧握住仲傲祈的手,心神飘忽。

“呃——”柯天翩错愕,脑袋转不过弯来,怎么不是她预想的大骂不满啊?

“谢谢!”仲傲祈润泽的唇瓣微勾起一抹撩弄的笑意,趁女人迷晕间不着痕迹地慢移开被强握住的手。

低眸看清女人那紧紧抓住仲傲祈的手,柯天翩秀眉愣愣地纠住,肚内节节升腾的火气有十几斤炸药的份量,她美眸仇视仲傲祈,这男人居然敢色诱别人替他求情——

“师父师娘,必须解雇他,才第一天就出错,时间长了客人准让他得罪光。”见到师父师娘,柯天翩一个劲地飚到他们面前,先发制人地指着仲傲祈暴吼。

茶馆的客人明显一阵抖动,顿下冷汗。哇,这女人怒意好凶猛。

“哎呀,小翩,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客人也没怪罪不是吗?”师娘笑吟吟地拉走听了她这话全身倏然僵硬中的柯天翩,镀步回到吧台。

“小翩,师娘说的没错。你看,因为帅小伙的热情服务,好多客人都比平常多点了几杯茶呢。”师父老脸红光直冒,一副捡到宝的样子。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僵化中的柯天翩恼怒愤恨地想仲傲祈肯定给了师娘好处,要不然怎么这样帮他?

热情服务?师父眼花了吗?那是出卖色相的服务,看那些女人桃心状的眼睛就知道了,她们为了欣赏美色才多点茶喝的……混蛋仲傲祈,怎么到哪里都给她勾人——

“师父师娘,我告诉你们,以后这个茶馆,有——有他没我!”柯天翩肚内的火药全爆炸,劈头凶猛地吼完,不管不顾两吓得猛打哆嗦的老人就拎着包包跑了。

优雅情调的英国酒吧内

“翩,仲傲祈又怎么惹到你了?”被柯天翩抓来酒吧的黑圣羽慵懒地斜坐在吧台前,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金黄色的天蝎宫。

“他居然跑来茶馆工作,还用色相招揽生意!”柯天翩气哼一声,端起酒杯,灌了一口杯中湛蓝动人的液体。

黑圣羽啼笑皆非的放下杯子,挑眉凉飕飕地问:“他出卖色相关你什么事?你这样在乎,难道在心中早已原谅他。”

“原谅?我绝不可能会原谅那个混蛋。”柯天翩一字一字地清晰吐完,恼怒地瞪视黑圣羽。

“哎,翩,仲傲祈他道歉的诚意已经足够了,我真不明白你在执着什么?”黑圣羽皱皱鼻子,颓然地抚着额。他们怎样闹都没关系,为什么要拖他下水啊?

“哼,诚意是够,但这种情况谁又能保证不会再来一次?”柯天翩不屑地轻哼,低头浅尝杯中的液体,以掩盖落寞的神色。不是她不愿信他,只是他已经犯过一次错,真是很难再让她毫无保留地相信他了。

“原来只是担心这个啊!”黑圣羽轻舒一口气,嘲弄地扬眉:“翩,你认为像仲傲祈这样自傲狂妄的人在认错后,还会允许同样的事再发生一次吗?这、绝不可能了。”

柯天翩落寞的眼神亮了亮,深呼吸一口气,烦闷地低吼:“圣羽,你收了他什么好处?”尽帮着他说好话。

“翩,我说的是事实——”黑圣羽苦笑不得,在柯天翩愤愤地扬起拳头时,立马见风转舵、非常识趣地闭上了嘴,随后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去吧!”柯天翩不耐地挥挥手,视若无睹黑圣羽,端起酒杯喝着杯中的鸡尾酒。

“天翩小姐!是你?”优雅如绅士般的男人惊喜出声,有些不敢确认。

柯天翩缓缓侧头循声观望,待看清来人后微笑道:“杰瑞,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杰瑞扬起迷人的笑,在吧台前坐了下来,自从那次决斗后他就没见过她,因为他要信守承诺,不过今天是巧遇,自然不算在内。

“你,似乎有心事?”杰瑞点了酒后,借着微暗的光见柯天翩精神阴郁,不若平时般明朗的样子,犹疑关心地问,“他,是不是对你不好?”搜索了整个酒吧,也没见到那天气势狂肆的男人?——

“呃……哪个他?”柯天翩微微打了一个酒呃,抚着微红的脸蛋笑问。

“当然是那天与我击剑决斗的中国男人,看得出来——他非常爱你,应该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杰瑞耸肩笑道,一手拿起已端放在面前的酒。

“击剑决斗!仲傲祈吗?他不会让我受委屈?”柯天翩咯咯娇笑起来,嘲讽地扬眉道:“杰瑞,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知人知面不知心,他怎么样你不会猜得到的!”

说完,柯天翩又抿了一口鸡尾酒。哎,她只能喝一小杯这种没有多少酒精含量的酒,因为怕自己喝醉后在他面前出丑,说一些傻话。

“怎么可能?那天击剑我明显感受到他对你强烈的占有欲和爱意。”那个男人只差没要了他的命,招招狠毒,害他全身疼痛了一个月。

对于杰瑞质疑的语气,本就阴郁的柯天翩腹内隐藏的火药全数爆炸,她气急败坏地放下酒杯,双手揪紧杰瑞的双肩摇晃道:“占有欲,说得对——六年前,那个混蛋冷酷无情地抛弃了我,当时我还不知道怀了他的孩子;六年后,他居然厚颜无耻地跑来说让我原谅他,让他做孩子的父亲。他的爱很自私、很霸道,从来没有顾虑过我的感受,想抛弃就抛弃我……”每字每句都是血泪的控述。

“他真的这样对你?简直、太不负责任了。”杰瑞蓦地站起身,听了柯天翩的一面之词心中腾地冒火了,难道他错看这个男人?

“当然,他不仅收买我的儿女叫他爹地,还无耻地赖在我家不肯走——”柯天翩委屈地大叫,继续抨击仲傲祈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翩,你——”她还真能掰啊,在一旁凉凉看了一会戏的黑圣羽惊愕地抿唇,该死的,杰瑞的样子看起来很不爽,麻烦了。“翩,你喝醉了,我们先回家!”

“呵呵,圣羽,你瞎说什么?喝这种酒哪会醉?不过的确晚了,杰瑞,我们先回去了。”柯天翩边反驳边顺着黑圣羽的拉扯站起身,准备离开。

“我送她回去,顺便看看那个男人有多无耻!”杰瑞伸手档住黑圣羽,拉着柯天翩柔声安抚道:“放心,我会帮你。”

“杰瑞,这是别人的家务事,你无权插手管。”黑圣羽冷凝着脸,不客气地回道。

咦,柯天翩美眸冒星地瞅着杰瑞,惊喜地叫:“杰瑞,你肯帮我吗?谢谢!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哼,想起当初仲傲祈用别的女人气过她,她就恨得牙痒痒,现在该换她来看他气炸吐血的模样了。嘿嘿!礼尚往来而已。

“翩——”黑圣羽瞧着她又想滋事起风浪的模样,脸颊微微抽搐,心中极度同情仲傲祈,翩实在太难搞定了。

“圣羽,我的事自有主张,你就别管了,只要记住迟个二十分钟再回家就行。”离开的柯天翩还不忘转头对黑圣羽飘下一句话。

黑圣羽不以为意地挑眉,玩味地笑了,有好戏看,他干嘛多管闲事?

柯家公寓

“哎,老妈真是离谱,我们第一天上学她居然不和老爸一起来接送我们?”柯浅瑶满脸怒容。

柯峻骐不以为意,幸灾乐祸道:“这种结果属正常,老爸突然跑到茶馆工作,对老妈的打击那是巨大的。”

“就算打击再大,也不用这样避着老爸吧,这么晚了还不回来?”柯浅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你们两小鬼,明天还要上学,先去睡觉吧!”仲傲祈瞧出他们有些疲累的样子,心疼地轻语。

“嗯,老爸,晚安!记得跟老妈说我们今天在学校很乖。”两小鬼困困地眯眼,相继离去。

一小时后,站在洋房外等门的仲傲祈敏锐地听到熟悉的娇笑声,欣喜地奔跑出去,打开铁门。可惜眼前见到的画面,让他唇边的笑凝结了。

翩儿居然和这个与他决斗过的英国男人在一起,还有说有笑,像情人般一样亲昵。倏地,仲傲祈腹内的妒火醋意强烈地翻腾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