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104★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小翩,谁会想置她于死地?难道……顿时他想起敖雪蒂那样深沉怨恨的目光,敖书烈不禁心惊胆颤起来——但愿这场车祸不会和妹妹有关。

“爸,这事不能怪小翩。”仲秋艺温和的脸庞带着怒意,声调微寒。在不远处看到爸和小翩,原想来打个招呼,不想却听到如此侮辱人的话。

仲冷严锐的眼狠狠剜了一下柯天翩和敖书烈,气闷地掉头就走。

仲温和秦婉云无奈的苦笑,仲温伸手拍上仲秋艺的肩,开口劝解道:“你也别怪爸,他因为小祈的事恐怕一时半会还接受不了,脾气难免坏些,只是苦了小翩。”

“小翩,爸的话你当没听到,而且他说的也是气话而已。”秦婉云拉过柯天翩的手,柔声轻语,令柯天翩的心头滑过一股感动的暖流,心中温暖如春。

“伯父伯母,有你们照顾小翩我也放心了,我有事先走了。”敖书烈见仲冷扭头走了没有刁难柯天翩,就打招呼告别。“小翩,我有空再来看你。”说罢,急急走掉。

敖家

“哥哥,今天怎么这么早回家?”敖雪蒂漾出一抹如花的笑,心情极佳地打招呼,暗忖不出所料,今天就会有柯天翩出事的消息传出,就算仲家极力封锁,媒体还是会闻风而入,她期待——电视上的报道,还有仲傲祈悔恨的模样。

看着一脸亮丽笑容的敖雪蒂,敖书烈的面色又冷肃了几分,自从知道仲傲祈和小翩将要结婚,妹妹一直心情阴郁,而今天却这般模样,实在令他猜测担忧,“妹妹,你最近有置办什么物品吗?”

“哥哥问这些干吗?”敖雪蒂困惑地皱皱眉,哥哥从未关心过她这类事情。

“我只是想知道你个人帐户上消失的那几千万,你用它买了什么宝贝?”敖书烈的声音阴沉起来,渐渐逼向她。

“哥哥干吗查我的花费?”敖雪蒂猛然退后几步,警惕起来。

敖书烈见她强装镇静的艳丽脸庞,突然转移了话题,沉痛地说:“我今天去了医院,无意中竟得知小翩她——出了车祸,而且这场车祸并不是意外……”

“那——柯天翩她没事吧?”敖雪蒂上前攀住敖书烈的手臂,装作关心地问。她极力压抑住满心满身的狂喜,不让它流露在脸上,可眼角仍止不住地显现出些微笑意。

“你想她会没事吗?”敖书烈看到她眼中隐隐的期待,心凉了,眸中盛满痛苦。

“哥哥这样问什么意思?”敖雪蒂甩开他的手臂,蹙眉不满道。心中暗惊,哥哥难道猜测到什么?先问她那几千万用到哪儿?再突然扯到车祸上……不过——看哥哥凄苦的模样,柯天翩受的伤应该相当严重,她所花的钱也算值了。

“什么意思?我只是想知道这场车祸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敖书烈厉声狂喝,心房隐隐作痛起来。他多希望不是妹妹,可是——他所了解的这一切信息把茅头全指向他最亲爱的妹妹。

按车祸连警方都查不到线索来看,肯定是专业人士所为,而妹妹的帐户刚巧[不翼而飞]了几千万,他查过——她最近并没有购买过任何贵重物品,也没有作其他用途。

“为什么柯天翩出了车祸,哥哥就来怀疑我?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哼!我猜,或许是她欺骗到什么大人物,才落至这样的下场吧。”敖雪蒂恶狠狠地奚落,转身愤恨地离去,眉眼间尽是幸灾乐祸。她不敢再与哥哥纠缠下去,怕抵制不住穿帮。

敖书烈一颗心拧痛了起来,心伤失望袭上心头,他愤慨地上前抓住敖雪蒂的手,“敖雪蒂,你可知道出车祸的不止小翩一人,仲傲祈当时也在那部车上,因为车祸仲傲祈的双眼已经失明了,而且永远也不能治愈。”说到最后,他几乎是用吼的。

“你说什么?傲祈也出了车祸?不……不可能的,那部车明明是柯天翩在用,而且仲傲祈因为婚礼的事从来没有陪她练过车,不可能的……出车祸的只能是柯天翩,该死的、该残废受伤也是她这个贱女人。”敖雪蒂震惊地否认和怒骂,整个人都擅抖起来。她在恐慌、在害怕,甚至忽略了被敖书烈狠捏的手腕传来的疼痛。

“真的是你!”敖书烈的口气带着淡淡的悲哀和深沉的伤痛,他放掉捏住敖雪蒂的手,无神地向前移动脚步,原来——妹妹对柯天翩的恨意如此深,深到不惜花重金来制造车祸残害她。

“哥哥,你告诉我,你在骗我对不对?刚才你这样说只是为了套我的话,对不对?傲祈没有出车祸,没有失明……”敖雪蒂看着敖书烈哀伤的背影索求真相,冷艳的媚眼流溢出滚烫的泪珠,滴滴落进她惊慌的心。

敖书烈没有转身,冷硬的背影对着她,说出严酷的话语:“我在想,这是老天对你的惩罚。”想伤害她恨的人,却伤到了她最爱的人。

敖雪蒂娇颜迅速退得毫无血色,她惊愕地倒退了好几步,胸口有种说不出来的窒闷感。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敖书烈抬着虚浮的脚步踱上旋转楼梯,像木偶般僵硬地进入房间,[嘭]狠狠重重地关上房门,不知是为了妹妹的行为而心伤发泄,还是为了妹妹居然犯罪而痛苦失望。

那令人心惊的关门声,唤醒了敖雪蒂混沌的思绪,她抹掉泪珠,自我安慰道:“我不相信,不相信,除非亲眼所见。”

医院的病房内

柯天翩用温毛巾轻柔地擦拭着仲傲祈憔悴不堪的脸,心微微地痛,她伸手抚上他的脸,落寞地低喃:“祈,你该醒了,我等好久了,你不是说过不会让我等吗?”泪,不知不觉滑落在他的脸上。

仲傲祈感觉脑袋一片浑噩,还胀裂般地疼。他听闻熟悉的低喃,感觉痛楚逐渐减缓了,轻微地呻吟一声,便悠悠转醒了。蓦地,闻到空气中透着一股令人难受的刺鼻药水味,不禁猜测他难道在医院?

柯天翩瞪大了眼不敢眨,竖直耳朵静静聆听,刚才她分明听到一声轻哼,她喜出外望地叫:“祈,你醒了吗?”

“翩儿,翩儿,是你吗?你……没事吧?”仲傲祈试探地问,低沉的嗓音饱含疲惫。他忆起了那场车祸,心急如焚地想知道她怎么样。

“祈,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没事,你放心。”柯天翩欢喜感动地回道,把头靠在他的胸前,笑得如花般艳丽。

仲傲祈听到她咋呼的声音,苍白的脸绽出一抹放心的笑,费力地睁开眼,想看看她的模样,可他确信自己已经睁开眼了,但是眼前依然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他的手抚上眼睛,立刻感受到不同,眼上蒙着纱布,难怪眼睛一直感觉不适和难受。

“祈!”柯天翩轻唤,纤手紧握住他的大手,为接下来的谎言凝聚勇气,“祈,医生说你伤到了头部,影响到视神经,暂时失明了。过段时间就会好的,你不要担心。所以——暂时失明的这段时间由我来照顾你,做你的眼睛好吗?”如花般的笑容有些僵硬,她尽力忍住心中涌上的酸涩。

“老婆大人难得这样体贴,我当然求之不得。”仲傲祈勾唇调笑,旋即正经地问道:“对了!翩儿,你伤到什么地方?”

“伤到了左手,已经打了石膏,过十几二十天就没事的。到是你,伤到了眼睛,这段时间必须学会适应这种黑暗的生活。”柯天翩的声音颤动起来,心中莫名地揪心,负罪感再次侵来。

听出她声音中隐忍的痛苦,仲傲祈猜测她在为自己的情况而心伤,倏地漾起无赖的笑:“暂时失明很好,翩儿就会好好待我,不会以母夜叉的姿态吼叫我,以后算是——有福了”

“生了病,脸皮……倒更厚了,好像我以前对你很恶劣一样,过分……”柯天翩佯装生气,撇过头抹掉正止不住往下掉的泪,心中暗暗加油,她一定要坚强,祈很需要她。

“傲祈……”病房突然被打开了,敖雪蒂毫无预警地闯进来,在见到仲傲祈被纱布蒙住的双眼后,立刻震惊呆立在当场——他真的失明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敖雪蒂疯狂地摇着头,挥舞着双手,难道这真是老天对她的惩罚?

柯天翩见表情怪异至极的敖雪蒂,小心翼翼问:“敖小姐,你——没事吧?”

敖雪蒂猛然抬头对上柯天翩担忧的黑眸,看到她——似乎找到发泄的出口,她愤怒地扯着嗓子大吼道:“为什么瞎眼的不是你这个贱女人?为什么是傲祈?我——从没想过车祸会无意中伤害到傲祈……我不想伤他的……不想的……我恨的是你,是你……我要让你残废受伤,让傲祈终生懊悔没有选择我……”满腹的痛苦,她管不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

PS:今天最后一更完毕,亲们收藏推荐咂来吧,╭(╯3╰)╮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