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103★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么说你们查不到是谁干的?连凶手都找不到,你们这些人民公仆有什么用?”仲冷愤怒地狂嚣,眼神肃穆冰冷地让人不敢直视。他一定会揪出那个凶手,让伤害他孙子的人永不能翻身。“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找出那个凶手。”

“是,仲董事长,我们一定会歇尽全力追查。”警官冷汗直流回道,凭仲家的势力和警界密切的关系,他实在不敢开罪。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灯灭了。

“怎么样?怎么样了?李医生。”仲冷、秦婉云、仲温等人,连忙围着正摘下面罩的医生。

李医生露出一丝笑意,“仲总裁的求生意识非常强烈,所以我们才能把他从死神手中抢回来。”真是个奇迹,仲总裁明明伤得如此重,他们都认为生还的可能非常小。

“真的吗?小祈没事。”秦婉云激动地流下泪珠,扑在仲温怀里微笑。

仲温宠溺地轻拍她的背,绽出自信的笑容:“儿子果然不会抛下我们,更不会抛下他的新娘。”

“可是,仲总裁虽然脱离了危险,但因为他撞到了头部,脑内的瘀血压迫到视神经,所以他失明了……”李医生无奈且有些惶恐地宣布这个消息。

“什么?失明了?”仲冷硬朗的身躯倒退了几步,他惊骇地喃喃,这样沉痛的打击令冰冷强硬的他垮掉了,倒了下去。刚从柯天翩病房出来的仲秋艺立马扶住他的身躯。

他最疼爱的孙子,最倨傲的孙子居然失去了光明。明白亲情可贵之后,他们爷孙以从未有过的和谐气氛相处,让他更爱如此孝顺体贴的孙子。可现在……

“李医生,难道不能动手术治好我孙子吗?”仲冷带着怒意质问,声音隐藏着悲戚、痛苦、还有期盼。

“小祈!”秦婉云悲痛地喊,顿时晕厥在仲温的怀里。仲温也满脸哀痛,为什么对他的儿子这样残忍?为什么要在他即将结婚时出了这样的事?

“因为仲……仲总裁撞伤了头部,如果要动手术取出脑内的瘀血会非……非常危险,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机率,所以我们并不建议病人做手术。”李医生战战兢兢地说完,冷汗冒了一地。虽然知道这样明说会被K,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该死的医院同事,居然狠心地把他推出来当炮灰。

仲冷其实也很明白,在李医生说出之前那番话他就猜到了,他请的是最具权威的医疗团队,如果他们都认为不能动手术,那还有什么可能?可——心中还是期盼着有奇迹的出现。失明,对于他那个倨傲狂妄的孙子该是怎样的打击啊。

仲冷疲累地闭上双眸,一时之间竟变得十分苍老悲凉。仲秋艺不忍看到如此,低声劝慰道:“爸,至少傲祈他没有丢下我们,其他的事可以慢慢再想办法。”

“秋艺说的对。”一句话将仲冷的疲累驱散,他不能倒下,他还要揪出那个胆敢伤害他孙子的凶手,他要让这个凶手生不如死。

病房内,车祸……爆炸……鲜红的血,令柯天翩在沉睡中非常不安,她摇晃着脑袋,表情苍白扭曲。

“小翩,小翩!”柯柔柔和王倩坐在病床前含泪呼唤,拿出干毛巾擦掉她额上不断冒出的冷汗。

该怎样对小翩说?她们真的不知道,这种打击她能承受得住吗?过几天就是两人踏入婚姻殿堂的日子,可在之前却发生这场莫名奇妙的车祸,导致现在两人伤痕累累甚至傲祈还失明了。他们能跨过这道阻碍,再次迎向幸福吗?

“不……”柯天翩凄厉地叫喊,猛然醒了过来,她喘着气环视四周。在见到洁白的病房,还有柯柔柔、王倩时,思绪瞬间回想起那个恐怖的车祸。

“妈咪、外婆,祈——祈他怎么样了?”顾不上全身的酸痛和疲累,柯天翩满怀焦急地问,恨不得立刻飞去看到仲傲祈安然无恙。

“傲祈他……他没事,别担心,还是先顾好你自己。”见柯柔柔一直流泪不停,王倩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对柯天翩说。

柯天翩顿时呼出一口气,扬起浅笑道:“真的吗?那我要去看他。”说着双脚已经离开病床。

“不行……”王倩立马反对,双手按住她。在接触到柯天翩狐疑的目光后,扯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合理的理由:“你现在也是伤者,养好了伤再去看他,要不然看到你这样他会伤心的。”

“外婆,没事的,我偷偷看他一眼就好了。”柯天翩看了看自己打石膏的左手,考虑了一下说。之前他的伤得那样重,真的没有问题了吗?她不安心,一定要亲自确认过才能真正放心。

“不行!你给我乖乖躺好,等手上的石膏拆了再说。”王倩强势地命令,实在是怕孙女看到双眼被纱布包住,显然眼睛受到伤害的仲傲祈。

“我伤的是手,并不是脚,看祈根本就没有问题,外婆为什么一直要拦我?”柯天翩因为急躁语气爆烈起来,外婆闪躲飘忽的眼神、妈咪心虚低头不敢直视她,这一切她们撒谎时的招牌动作让她感到惧怕——

柯柔柔依旧低声哭泣,而王倩则静声不语,只是抓住柯天翩双肩的手又紧了紧。

“外婆,告诉我,到底瞒我什么事?是不是祈出了事?”柯天翩再也无法忍受这沉默、这煎熬,见两人还没意思想回答,发狠地挣扎着推开王倩,想要离开病床。

“小翩,不要再动,我告诉你。”王倩按捺住本就因伤全身无力的柯天翩,咬牙说出了真相,“傲祈撞伤了头部,脑内的瘀血压迫到视神经,如果要动手术取出脑内的瘀血会非常危险,手术的成功机率只有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会在手术中死亡……所以傲祈以后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失明了……”柯天翩再次掠过车祸的恐怖画面,她的左手沾满了怵目惊心的妖红血迹,那血淋淋的梦魇。惊愕间,难以接受真相的她呼吸变得紧促,几乎就此昏厥过去。

心再次痛得不能呼吸,她紧揪着病服,深沉的负罪感淹没了她。要不是陪她练车,要不是为了救她,他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老天该惩罚的是她,该受罪的是她……

“我要去看他。”柯天翩死死强撑着身体来到仲傲祈的病房,望着双眼被蒙上、正在沉睡的仲傲祈,轻轻抚上他苍白憔悴的脸,她的心揪成一团。

他的眼睛很迷人、很有魅力,她闭上眼勾画。又浓又长的睫毛和深邃如幽潭般的眼眸,有时他的目光孤傲冷漠,有时他的目光柔溺如水,有时冷魅惑人……他的眼睛即使疲惫也难掩明亮慑人。

可是以后,他的眼眸漂亮依旧,却再也没有焦距,没有生气了,这教一直自傲狂妄的他怎么能接受这样的遗憾,还是跟随他一辈子的遗憾?

想到这,柯天翩再也忍不住捂着唇,痛哭跑出去,无力地靠着墙,身躯慢慢地滑下去直到跪坐在地上,她还是无所察觉。

“小翩!”秦婉云温柔的声调在她耳边响起,“小翩,这个时候你不可以沮丧,一定要坚强,用你的爱帮他重新振作和自信起来,让他勇敢地跨越灰暗中的世界,伯母——相信你能做到。”

秦婉云说完已经泪流满面,但眼底深深的信任震憾提醒了柯天翩。“对,如果连我都这样,祈他会更痛苦。伯母,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但是,我们想先不告诉他真相,因为怕小祈这种性格会崩溃、会接受不了,甚至会抵制你的接近。所以我们想等过段时间,你帮助他适应这样的生活后,我们再找一个好机会告诉他,你说好吗?”秦婉云扰心冲冲地说,如果现在告诉小祈真相,以他的孤傲的个性怕是最不敢面对的是他最爱的人——小翩。

“好的,我也这样想,等他适应这种生活说不定接受的程度会强些。”柯天翩心伤地擦着失控的眼泪,坚强地露出一抹笑容。

………………………………

“仲傲祈,或许过段时间你就能发现你的未婚妻倒在血泊里了,到时你该是怎样的后悔啊?哈哈!”冷艳阴森的笑意,自敖雪蒂的唇边漫开。

她不甘心,不甘心。竟是那样卑微的女人,打败了骄傲的她。仲傲祈——她第一眼看见就爱上的男人,为什么他眼里始终只是那个骗子,一点都没有她的存在,这成了——她永难忘怀的伤。

仲傲祈看不上她,甚至不屑她,就为了这种爱钱的女人,这简直是对她的侮辱。论家庭背景、论长相身材、论智慧美貌,这爱钱的骗子没有哪一点比得上她,所以她要报复,疯狂地报复,要仲傲祈永远活在悔恨里,活在没有选择她的痛苦里。

当她想法接近柯天翩,准备找机会寻报复的办法时,柯天翩甜蜜地笑说那是仲傲祈送她的车子,这种幸福的光芒灼痛了她,本就碎落在地的心,更是被无情践踏。

嫉妒与绝望使她猛然下定决心,一定要扯断他们两人的幸福。不要再等下去,第二天她就要看见他们的终结。

医院,敖书烈在走廊上行走着,因为一个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住院了,所以他来看望,可是当他看到王倩时,一阵纳闷,友好地打招呼道:“外婆,你怎么在这?脸色这么难看,生病了吗?”

王倩一看是自己当初喜欢的那个小伙子,见他这么关心自己,痛心疾首道:“我没事,出事的是小翩和傲祈,他们……出了车祸。”

来到病房外,推门进去,敖书烈瞧见了柯天翩握着沉睡中仲傲祈的手,一脸温柔和深情,他的心有些刺痛,这该是怎样坚强不屈的女子啊?

“小翩,仲傲祈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帮他度过阻碍和坎坷,因为我们的小翩是很坚强的。”敖书烈展开一丝明亮的笑意,真心诚意地说。心中不由地想起她身上奇异的坚强和脆弱,就是这种特质吸引着他,而他喜欢的——也正是她这一点。现在,他可以安心努力地学放手了。

“谢谢你,烈!”柯天翩感动地抱住了他,此时他的鼓励和信任对她非常重要。

“柯天翩,我的孙子现在还躺在病床上,你却跟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你对得起他吗?或者——因为得知我孙子就此瞎了双眼,你嫌弃他了?”仲冷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冰冷和无情。

“不是的,仲爷爷你不要误会。”柯天翩急忙离开敖书烈,摆动双手否认,十分懊恼。

敖书烈听了仲冷的话,一股怒气直窜胸膛,他冷笑道:“仲董事长未免小人之心,小翩对仲傲祈的深情连我也感动地退让,你却这样怀疑她。”

“我们的家务事还轮不到外人甚至你这个小辈来插嘴。”仲冷的语气更加冷的彻骨,恶狠狠地对柯天翩吼道:“我查过了,原来那部车子是傲祈送给你的,那么——凶手要害的也是你,想不到却连累了孙子。自从你和傲祈在一起后,他就的日子就没有平静安稳过。说,你到底得罪什么人?竟然要置你于死地?”

“我不知道……”柯天翩频频摇头,泪水滑落滴在冰凉的地板上,经仲冷一提,深沉的负罪感再次袭上她的心。对——凶手想害的是她,是她害了祈,是她——

然而听闻这个情况,敖书烈身躯一震,想不到这场车祸竟然有这样的隐情,原本他以为凶手想害的人是仲傲祈,小翩是无辜受累,现在居然是相反。

小翩,谁会想置她于死地?难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