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财迷老婆乖乖入圈套

★080★ 【订婚消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话说完,宴会里的众人频频猜测,不知是哪家女儿这么幸运?

“祈,不会吧。你和伯父伯母没说服仲爷爷哦?”美美等着吃的柯天翩惊醒过来。

“爷爷太专制,执意要宣布。不过别担心,我能应付。”仲傲祈轻声安慰,眸光深沉起来。

柯天翩看他这样说,大概是不需要她配合什么了,也好,落得轻松,可为什么心底想知道他能不能应付?甚至想帮他?哦!疯了,疯了。

“吃的来了。”敖书烈笑得很灿烂,来到柯天翩面前。很幼稚地在仲傲祈洗净手想拿吃东西的时候,拍掉他的手严肃地说:“想吃自己拿,这是小翩和我的。”

“呵呵……”柯天翩憋不住笑意,今天两人一直在针锋相对的,也不累。

正在他们争吵时,宴会里渐渐有人开始跳舞了,被敖书烈气得想扳回面子的仲傲祈优雅地站起身,很绅士地伸出手说:“翩儿,和我一起跳舞吧。”

柯天翩看宴会舞动的人们,也有点跃跃欲试,刚想伸出手……

“小翩,和我跳第一支舞吧!”敖书烈也站起身,不服输地伸出手,笑瞪仲傲祈。

“翩儿是我女友,你凭什么?”仲傲祈冷哼地蔑笑。

“你是她男友又怎样,你根本不配!”

“呃……”柯天翩滴汗,没想到情况又失控了,头脑发晕,现在这样只能推脱,先制止他们争吵,“我不跳了!”

“你说什么?”两个男人非常有默契地对柯天翩怒目而视,暴吼。

柯天翩唔住被荼毒的耳朵,反应极快地找到借口。小心翼翼、胆怕怕地说:“呜!我脚扭了,不能跳舞啊!”反正任由她说呐,医生说不能剧烈运动。

两人停止战争,虽说跳舞应该没什么问题,但他们还是不愿心爱的女人冒险。

正当二人停战时,敖雪蒂踏着自信得意地步伐来了,那天的事似乎对她没什么影响。

“很热闹嘛!哥哥也在啊。”敖雪蒂很淑女地笑,得体地站在边上。火红的低胸晚装勾勒出她姣好雪白的身躯,性感妩媚地像迷惑人心的妖精,令人舍不得移开目光,只想沉醉其中,与纯真柔美的柯天翩形成强烈对比。

仲傲祈不愿多看敖雪蒂一眼,坐回沙发上,柯天翩也不知道说什么,场面冷冷的。

“妹妹来了,一起坐吧。”敖书烈倒是希望妹妹能够加入,把仲傲祈的注意力引走。

“不用了,哥哥。”敖雪蒂眼光扫过柯天翩,看向仲傲祈,媚眼尽是迷恋,淑女地邀请:“傲祈,能陪我跳支舞吗?”

“不能!”仲傲祈冷声拒绝,很是薄情。

“不该照顾客人吗?今天是爷爷的生日,陪客人跳支舞不过分吧。”敖雪蒂笑得娇艳,依旧高傲地说,没有因仲傲祈的拒绝恼羞成怒。柯天翩这个贱女人,既想霸着傲祈又想霸着哥哥,下作……

柯天翩感觉空气都不太流通了,哎!困难地存活呼吸着,不过祈的回答让她心里窃喜了一下下,空气也流畅起来了。

正当僵持着,“小祈,小翩!”仲温和秦婉云也找来了。

之后一听敖雪蒂要跟儿子跳舞,立马拉着仲傲祈到旁边窃窃私语:“小祈,去跳吧,去跟敖雪蒂讲清楚,让她明白。”

沉默了一会,仲傲祈答应:“好,帮我照顾翩儿。”恋恋地看了柯天翩一眼,伸手示意敖雪蒂一起去跳舞。

柯天翩冒火地瞪着那两只相握的手,可恶,到底还要不要演戏?恨恨地拿起水果点心吃,撑死自己算了。

敖书烈心疼地望着她,“小翩,慢点吃!”

“可以让我们和小翩单独聊聊吗?”秦婉云非常有礼地问敖书烈,想支开他。

“伯父伯母有事找我吗?烈,那你先走吧。”柯天翩吓得跳了起来,连忙放下狂吞的食物,天!怎么又在祈的父母面前出丑了?大概今天的霉运会伴她到底。

敖书烈见仲温秦婉云一脸和蔼,不像是找小翩麻烦,打招呼后就离开了。

秦婉云待敖书烈完全走出去后,立刻恢复本性,贼头贼脑抓着柯天翩兴奋地问:“小翩,你怎么跟敖书烈那个花花公子认识的?他是不是喜欢你呀?咦,这样的话,应该叫小祈注意提防他,嗯!”煞有介事地点点头,秦婉云认为非常有必要。

仲温望着这思考比常人快、脸皮超级厚的老婆,叹气,滴汗。看小翩那惊愕脸红的样,给她一个同情的眼神。

“因为在敖翔集团工作过,所以认识,但关系不是很深。”柯天翩连忙尴尬地和敖书烈撇清关系,不想让仲傲祈的父母有所误会。

“哎哟,有优秀的男人喜欢小翩,证明我儿子的眼光好啊,我不会生气的,小翩不用紧张。”秦婉云继续语出惊人,她是婆婆看媳妇,越看越满意,小翩也很有魅力耶!

柯天翩感觉自己心脏有些衰竭,讪笑地转移话题:“伯父伯母要和我聊什么?”

“小翩,事情是这样的。”仲温突然正色道。

听了仲温和秦婉云声情并茂的讲述后,柯天翩知道原来祈会在爷爷宣布未婚妻后说自己已有深爱的女人,并且非她不娶。但他不愿意她曝光,不愿她帮忙,因为怕她和家人受到媒体骚扰。

为什么这样?为什么对她这样好?

仲傲祈对她在意和保护让她心疼,拿了钱就该让她好好办事呀。

这样为她着想——她会沦陷的、会贪恋的、会舍不得离开的……

“可小祈这样说,没有所谓深爱的人上台,很难让人信服,大家可能会以为他不满家族安排才信口雌黄……到时就麻烦了。”秦婉云水眸狡黠闪过,看柯天翩失魂的模样,添加狠料,她觉得事情越乱越好,嘿嘿!心中的恶劣因子狂嚣。

“不过小翩不想上台也没关系,祈应该能对付过去的……”秦婉云体贴慈祥地说,心中却笑翻天了。小翩啊,你一定要来场美女救英雄呀,不要让伯母失望哦。

柯天翩心绪翻滚,无法思考……

…………………………

“敖小姐,我希望你退出。”仲傲祈熟练地舞动着,直截了当地挑明他的意思。

“退出?我不认为有退出的理由。”敖雪蒂扬起唇角,随着他一起舞动,轻快地回道,心中掩盖不住地得意。

仲爷爷看柯天翩资料的时候,她顺带添油加醋了一番。仲爷爷听了,果然非常厌恶柯天翩。现在连结婚的日子都已经订下,她只需等着当新娘就好,仲爷爷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排除万难的。

仲傲祈俊美的脸庞冷凝沉肃,“我没答应,如果你执意如此,到时丢的可是敖翔集团的面子。”

“为你丢面子也值得,我绝不退出。”敖雪蒂完全不放在心上,心中想得到他的欲望在迅速膨胀。

仲傲祈眼神骤然变冷,甩掉敖雪蒂镀步离开。爷爷他总会用尽一切手段逼人就范,但这一次他不会去管,也不会答应,为了翩儿和他的幸福,他会奋战到底。

敖雪蒂整个身躯在擅抖,因仲傲祈给她的难堪,望着他的背影,她咬牙发誓:“我一定要得到你。”

生日宴会进入尾声,媒体进入了宴会厅。

致词台上坐着敖雪蒂和其父母、仲冷、仲傲祈、秦婉云和仲温。

“我宣布我孙子仲傲祈的未婚妻是敖翔集团的千金——敖雪蒂,订婚日子是十一月一日……”仲冷朗声微笑宣布,但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各位媒体朋友,其实这婚事只是长辈们的安排,我和敖小姐都不愿意,所以不必当真。”仲傲祈迅速地截断话,给出台阶让敖雪蒂下,希望她别自招苦吃。

听了此话的敖雪蒂父母气厥,女儿就是太执著,可她从小想要任何东西都会得到,这次恐怕也不会放弃,只是仲傲祈这样坚决,到时如果被拒婚,这丑闻将会影响敖翔集团的声誉。

宾客和记者们都一片错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各位,像雪蒂这样完美的女人,我孙子怎会不喜欢……他早已倾心雪蒂,只是不适应这是家族的安排而已。”仲冷阴锐的眼光射向仲傲祈,想让他闭嘴。

柯天翩望着孤军奋战的仲傲祈,胸口滞闷揪心又温暖,美眸盈然地看他。

离开柯天翩后被美女纠缠的敖书烈,现在总算能透一口气,在人群中寻找柯天翩。

“小翩!”敖书烈欢快地打着招呼,柯天翩却没应他。敖书烈暗忖仲爷爷现在宣布仲傲祈和妹妹订婚的消息,小翩心理肯定不好受,想到这敖书烈心里不禁一阵抽痛,默默地注视柯天翩。

“原来如此!那么请问仲董事长婚期定在哪天?”记者甲最先反应过来,职业习惯地立刻发问。

“是有倾心的人,而且这辈子非她不娶,但她并不是敖小姐。”仲傲祈霸道果决地说,冷厉的眸直视仲冷。

“请问仲总裁,你倾心的人在现场吗……”

“她是哪家的千金……在生日宴会上吗……”

“……”记者狂轰滥炸的发问。

仲傲祈禁声不语,眼光不自觉地搜寻柯天翩,定在了她身上。

那样冷漠傲然的面具下,内心是孤苦冰冷的吧,柯天翩感触到了,她好想温暖他的心,让他不再孤寂。在想时,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踏向往台上的路。

仲傲祈怔愣了一下,眸里全是焦躁,摇头示意她不可上台。

柯天翩坚决地摇头,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执著,她想和他一起面对。

“我就是仲傲祈深爱的那个女人!”柯天翩在所有人呆愣的目光下上台,字字铿锵地宣告,与仲傲祈对视微笑,顿时和谐甜蜜的光芒笼罩了所有人的眼睛。

“她才是我真正的未婚妻。”仲傲祈无比柔和说,心花朵朵开。

敖书烈抽痛的心似乎碎裂了,小翩为什么这样?就这般爱仲傲祈吗?她会受伤的……

敖雪蒂面色阴暗,紧握着双手,瞪向柯天翩的媚眼快脱窗了。

“柯小姐不是,她只是一个插足的第三者,破坏我孙子和雪蒂的关系……”仲冷从震惊反应过来,故意贬低柯天翩。

记者一听,茅头全指向柯天翩。

“柯小姐真的是破坏他人的第三者吗?你是怎样认识仲总裁的?”

“是早有企图地接近仲总裁的吗……”

记者的问题难缠又恶毒,柯天翩顿时哑口无言,真是的,这也太恐怖了吧!

“微笑!问题我来回答。”仲傲祈在她耳边低语浅笑,大手搂上她的肩,柯天翩心安照做,露出甜甜的笑容。

“爱是不分国籍、年龄、身份的,不管她是灰姑娘还是公主,我爱的只有她,希望大家给我们祝福。”仲傲祈笑了,是非常灿烂约丽的笑,耀花了所有人的眼,他看柯天翩那浓浓的爱意更让大家感受到了。

夜空挂着一弯弦月,溶溶的月光使万物都显得那么神秘……

仲傲祈的书房灯光莹亮,他又是打电话又是敲电脑,忙碌了几小时后终于满足地笑了。

他给媒体一份资料——他和翩儿的爱情故事,让媒体尽量报导得细腻动人一些。宴会上的战斗因为他最后的几句话大获全胜,现在全是利于他和翩儿的形势。

仲冷别墅。

“老爷,小少爷果然想让媒体大肆渲染他和柯小姐的事。”管家毕恭毕敬地回道,等待仲冷的指示。

“这个不肖的孙子……”仲冷按住心脏急急地喘气,管家立马倒了杯茶让他消消气。

许久,仲冷已恢复冷静,一双狡诈的眼眸闪着热血的光芒,孙子既然这样,他就该让他明白,姜还是老的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