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谍涯无痕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漏洞百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林创一耍二百五,四座皆惊,除了朱道山。
他感觉很痛快,有林创这员虎将在,谁还敢惹自己?
当然,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
“胡闹!当着我的面打人,你眼里还有我吗?”朱道山怒道。
“对不起先生。”林创气消了,道了声歉坐下。
“不过,林明虽然鲁莽,但也事出有因,被人栽赃诬陷,谁心里也不会好受。辛院长,你看这事如何善后?”朱道山给林创洗白了一句,接着将了辛家广一军。
辛家广恨恨地看了李永才一眼,咬着牙根子道:“以下犯上之风确实不能长,若人人效彷,那还有何体统可言?建议将李永才撤职。”
“不不不,不能呀,林明和立石淳贵相互勾结,颠倒黑白,请予以严查。另外,他公然招妓也违背公务伦理呀。”李永才一听就急了,官不能丢啊,要丢了官,那岂不是要了老命了。
对呀,还有这事呢。
辛家广心里一下子燃起了希望,嘿嘿,从道理伦理上对你林明进行审判,一来可以恶心恶心你,二来说不定还能借此把他的官给免了呢。
嗯,弄不好还能扳回一局呢。
他看了一眼兰向平,见后者气得脸跟猪肝一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知道,兰向平已经被林创打傻了,已无再战之力。
那只好自己硬着头皮上了。
“是啊,林局长,这事你作何解释?”
“辛院长,俗话说的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听到的,不一定就是事实。可惜,有些人见不得林某好,极尽抹黑之能。但事实就是事实,真相永远不会被假象欺骗。你不是问真相如何吗?好,林某就还你个真相。莲花,仙子来了吗?”林创坐着没动,抬高了一点声音,扭头向着门外喊道。
莫、王、钱三位又来了兴致,想要看看这位仙子小姐到底是谁?
“来了。”
只听门外有人应了一声,门一开,易莲花和石贡仙子走了进来。
林创来开会,没有带易莲花,而是把她留在了税警局。
“石贡少左,请坐。”林创站起来,让了个座给石贡仙子。
石贡仙子面带冷意,坐到林创旁边。
“辛院长,石贡仙子少左就是你要见的‘仙子’小姐,就是李永才口里的‘娼妓’!”林创冷冷地说道。
“至于李永才认为的林某跟仙子小姐有何苟且之事,更是无稽之谈。莲花,把照片拿出来。”林创接着道。
“是。”
易莲花从手包里取出一叠照片递给林创。
林创把照片递给朱道山。
朱道山看完,顺手递给辛家广。
辛家广一看,一张是石贡仙子跟林创对坐喝茶,林创笑吟吟的用杯盖敲击着杯子,而石贡仙子则一脸戏谑地在亲吻自己的手背。
另外一张照片上人更多,两名警卫正在摇床,而林创站在一边笑,石贡仙子的嘴依然在亲自己的手背。
除了这两张,还有一些,拍的是林创办公室里已经破开的裙脚,里面露出来的三只窃听器。
一看这个,辛家广傻了。
合着人家林创早就知道了,人家这是欲擒故纵,就等着李永才发难呢。
这还说啥呢?李永才录的音给人以不堪的想像,而事实则刚好相反。
“小林,你早就知道了?”
朱道山问道。
“是。”
朱道山有意让辛家广难堪,也给后续处理李永才做足文章,所以装作饶有兴趣地说道:“说说,我们都很好奇,你是怎么发现被人窃听的?”
“是。先生,这说起来话就长了。
我上任第一天,李永才和他的手下就在会场上想给我来个下马威,认为我不懂业务,想让我当众出丑。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做足了功课,所以,不但没有让我出丑,他们自己倒是下不来台,我当场免了徐奎。
另外,李永才还强占了局长办公室,我不愿意在这些小事上计较,就在会议室里办公。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李永才对我的上任充满了敌意。
可没想到,次日他就变了,变得谦卑有礼,不但认了错,还把局长办公室让了出来,并且提出重新装修一下。
本来我还挺高兴,觉得副职能够好好配合我的工作,过去的也就过去了,没有多想,就同意了。
接下来他的表现确实很好,让我找不到任何毛病,除了在徐奎的任职上面动了点歪心思。不过,这点歪心思我也没放在心上,官场上这种操作太正常了,只要好好干工作,我不会介意。
说明一下,立石淳贵是友华卷烟厂的董事,前三个月,友华漏缴税款两千万元。也正是因为此事,我在全局大会上训斥了征收处长邵立兴。
就是这位,摆弄录音机的。”
说到这里,大家都明白了。
李永才用的两个人,原来都是被林创给处理过的。
所以,他们跟着李永才搞林创,根本说不上公心。
“我住进新办公室以后,也检查过房间,没有发现窃听装置。后来为什么发现的呢?正是因为立石淳贵提着钱到我办公室给我送礼的那一刻。
引起我怀疑的有三点:
第一点,是时间。
我是六日下午四点到的办公室,而立石淳贵四点二十分就到了。
我让他进来,问的他第一句话就是他的住处,他说住在恰安里,与税警局很近,只隔了两条街。这个距离开车的话,大概正好是二十分钟。
这说明什么?说明内部有人在我进局之后给立石淳贵打了电话。
这一点立即引起了我的怀疑。
第二是立石淳贵这礼送的特别。
立石淳贵给我送的是钱,用一只箱子装着。
聪明人送礼,一不会在办公室,二不会直白地提钱,免得双方尴尬,犯了官场忌讳。真正聪明的,天南地北嘻嘻哈哈一阵子,临走时把钱箱留下,落个心照不宣就行了。
可他不同,上来就说,林局长你刚上任,花费较大,送来十万元给你花销之类。
要说这也不算什么新鲜事,商人嘛,估计也想不了那么多。但是,他送礼的节点非常敏感,国府刚刚颁布了《公务廉政伦理法规》,税警局也正在推行此事,而且我本人也表态了,绝不会收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