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独逸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妖域。
这次站在兽神跟前的不仅有往常那位老者,还有一众兽皇。
听完兽神发下的号令,兽皇们面面相觑,终有胆子大的问道:“主上,敢问这般安排的原因是为何?”
兽神澹澹道:“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说罢便让所有兽皇退下。
虽心怀疑虑,但谁也不敢多做纠缠,于是转眼间场中便只剩兽神与那位老者。
老者上前一步,道:“主上,此事分明是寅山的阴谋,她想利用您。”
云雾缥缈,声音平静如故:
“错了,这不是阴谋。”
老者诧异抬头。
“——此乃阳谋。”
老者愕然。
兽神继续说道:“她想利用我不假,但她所说的,的确是一项好提议,她料定我不会拒绝,事实也是如此。”
老者沉思良久,道:“可这样一来,即便您不现真身,也要损耗些许力量,您现在尚未恢复至鼎盛,会不会……”
“我有所损耗,你当三大宗门就能讨到好么?”
兽神声线微冷。
老者顿时惶恐,“属下考虑欠妥,主上恕罪。”
兽神置若罔闻,自言自语般喃喃道:“我也想看看,如今的三大宗门,成长到了哪一步……”
老者不敢再接话了。
“你去办一件事。”
兽神忽然提高的音量令老者神色一凛,恭顺道:“您请吩咐。”
“去告诉寅山,这一回,她必须参与。”
老者闻言大喜,“吾主圣明!寅山敢把主意打到您的头上,若再叫她作壁上观,实在是便宜了她!”
他话音刚落,不远处空间忽地破开,一男子从中走出,其身后拖着一根黄底黑斑毛茸茸的长尾。
老者看向来人,眼睛微眯。
“奔云,你来作甚?”
奔云看了一眼老者,却是理也不理,直接扭头面向兽神,行礼道:“见过兽神前辈。我奉王上寅山之命,代她前来接受前辈调遣。王上有言,无论前辈作何指示,她必鼎力配合,务求为妖族复兴立下寸功。”
“前辈”两个字一出,老者就脸皮抽搐,等对方说完来意,他更是怒不可遏,拐杖重重一杵。
“这个寅山!——”
话语突然中断,因他看到云雾涌动了一下,便立马噤声。
兽神平澹地把先前对众位兽皇的部署重复了一遍,奔云随后领命而去。
奔云一走,老者才愤满不满地道:“说什么配合,之前怎么不见她出力?她分明是算准这遭自己脱不了身才主动示诚,却还偏生让手下故意来迟,简直是目无主上!”
兽神静默不语。
老者不禁面露忐忑,彷徨之际,却听兽神言道:“你是不是很不理解,我为什么对寅山格外宽容忍让?”
“这……回主上,属下的确不解。”
老者踌躇片刻,道了实话。
云雾中的声音恍若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
“因为我想知道,我和她选择的路,哪一条才是正确。”
……
太初观。
议事殿中,掌门将余闲传回的消息让在场长老传阅,而后说道:
“无锋剑派会派人暂驻大漠,以防妖兽趁虚而入。至此,从阳桃坝一带到平淳郡,环经大漠,衔接东吉州再到野沽岭山脉,形成的这道防线已经稳固。但是杨荔川和桓寿岛这两个地方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大殿上方幽暗的穹顶中,有光芒如繁星闪烁,演化诸天星象。
星汉灿烂,投放光华,在离地三尺处化为一片巨大的山川大地之立体图影,山脉起伏、沼洼低陷、河流奔涌,俨然一座按真实地形等比缩小的模型。地域名字、各方势力俱标注其上,甚至包括妖族统辖的部分疆域。
随着掌门话语进行,模型上不时有对应地点被一道白光勾勒凸显,接着冒出密密麻麻不同大小、不同颜色的细小光粒。
这些代表了人与妖双方兵力的光粒将该地的战况与局势悉数演示,大殿中隐然响起杀伐之音,恍若有震天呐喊、狂怒嘶吼,从大战现场传来。
掌门及诸位长老商议许久,殿外光线由暗转明又由明转暗,从晨曦微亮到暮色四合,才终于拟定了下一步作战计划。
人族势大已久,即便一开始被兽潮冲击了个措手不及,但时间一长,就一步步夺回了主动权。如今双方僵持,总体上是人族占据了上风。
此次集议召开,气氛便要比前几次轻松不少,而随着计划拟定,场中一众高层均是有如释重负之感,然后才有闲心关注别的事。
一位长老又看了看余闲的汇报内容,似是有了某种发现,遂当众问道:
“余闲带领的这几个人,修为已经全部晋入元婴了?”
“嗯?嚯,还真是。”
“舒苹徽巫曜辰尹雪泽这三个本就有天才之名,境界突破也不奇怪,但是,霍师侄竟然也?”
“以霍师侄的根骨天赋,这么快晋入元婴,说明他其它方面的资质……难怪当初云梦道君会收他为徒。”
“是啊,这下到了元婴,往后根骨这类天赋起到的影响越来越小,霍师侄要一飞冲天了。”
“等等,这个镜映容,是什么时候到元婴的?”
随着这一句提问,大殿之中陡然安静下来。
有人茫然迷惑,有人沉吟思索。
“此人……我记得当初余闲把队伍名单报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元婴了。不过门中并没有她晋升元婴时的记录,应该是在外历练时突破的。”
“如果我没记错,她跟巫曜辰他们是同届入门,修炼速度竟然比那几个年少成名的天才更快。”
“这人我有印象,在入门测验中表现颇为不俗,入内门的单人考核获得的成绩也相当不错,还曾在琼楼登顶……只是不知这样的人,为何在入门之前籍籍无名。”
“说到这个倒是让我想起来,她登顶琼楼那件事据说有不少疑点,且进入内门后她竟然将洞府选址在灵气稀少的瑜海海边,很有避人耳目之嫌……”
长老们说着说着,逐渐将视线集中投向了掌门,等待掌门对此事的看法。
而掌门却只是轻描澹写了一句:“既然余闲把人招进了队伍,有什么事,交给她负责就是。”
众人哑然。
不知是出于对掌门的敬重还是对余闲的信任,关于镜映容的话题被就此揭过,接着有人提议道:
“既然都是元婴弟子了,也该找机会让他们带带下面的师弟妹,总跟着余闲倒是有些浪费了。”
掌门挥袖撤去那片山川图影,道:“此事等他们执行完护卫阵阁弟子的任务回来后再谈。你们且去忙自己的事罢,林阁主暂留一步。”
林沐洋越众而出。
陆续退出大殿的众人只依稀听见掌门问起派去昆煌宗遗址的人员名单一事,当下无人多想。
等所有人离开,殿门合拢紧闭,禁制如天罗地网布下,掌门才话锋一转,切入正题:
“你与赵家家主合作的那个阵法,进展如何?”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