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女帝工作日常

第312章 番外:天命储君(二)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秦怀谦”三个字跃然纸上,想当初,秦国公为了取这个名字,费尽了心思。秦国公府嫡脉传承至今,已历四代,代代单传。既然是单传,便没什么争辩, 更别提那些宅院阴私,上不得台面的明争暗斗。
可四世单传的局面将在他孙儿这辈打破,长幼有序,将来爵位注定由怀义承袭。算是未雨绸缪吧,他在为小孙子取名字时特地选了个“谦”字,希望他将来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地,都能谦礼有度, 虚怀若谷。
幼子终于安睡,殷不离舒口气, 来花厅寻公爹。
对于公爹未说之事,她早已心知肚明,眼下但凡有点心思之人,都在考虑公爹所考量之事,当然,也包括她自己。
“睡了?”见到殷不离刹那,秦国公重重舒口气。
“嗯。”殷不离点点头。
“不离啊,你辛苦了。”秦国公看着劳苦功高的儿媳,语带感激。
“不辛苦,养儿育女,为人父母职责所在,爹和娘当年不也是这样?”殷不离与公爹捧一杯茶,笑着将话题引向正题:“饶是贵为国君与国师, 而今也在经历这样的事。”
秦国公点点头,深以为然。
这时,秦食马拍拍身上的落雪, 打帘进来。
“睡了?”殷不离与秦国公异口同声对他道。
秦食马颇为感叹:“今儿两个小家伙特精神, 一连读了五个故事才睡着。”
秦国公则呵呵笑道:“孩子们大了, 求知欲自然越来越强,好事,好事。”
夫妇二人在秦国公下首落座,神色郑重的望着秦国公,只听他道:“陛下诞下龙凤胎,是历朝历代不曾有过之事,且皇子为长,更令人……贺礼之事,需慎之又慎。”
“爹说的是。”秦食马接道:“今儿一整天我都在思虑这件事,甚至在想,既然无法分辨,那便不要分辨,送两份一模一样的礼物好了。”
殷不离面露喜色,秦国公更是被惊到了,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混小子”竟然开始琢磨朝政上的弯弯绕绕了?且还考虑的有模有样。
观二人反应,秦食马心中有些得意,面上却不显山不露水:“一来, 皇子与公主还小, 可选礼物甚广。二来, 无论别人家送什么,挑什么风头,咱们秦国公府必须要与陛下的心思保持一致。”
这般思路与殷不离不谋而合,只见她击掌道:“甚妙,就这样办。”
秦国公更没意见,再也没有比他更愿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了。
事情解决,他并未立刻离开,略带犹豫问道:“不离,你说将来……陛下有没有可能将皇位传给……大皇子?”
“爹,咱不说这个。”殷不离肃道。
“好好好,是我湖涂了。”秦国公立刻起身,“天色不早,你二人早点歇着,贺礼之事,我会亲自备好。”
离了儿子儿媳的院门,秦国公脸上热度仍未散去,倒不是因为在儿媳那里“跌”了面子,实在是一想到刚刚自己犯的湖涂,真真令人羞愧。
不过,话又说回来,家中有个丞相媳妇,挺让人有压力的。
……
洗三礼上,朝野上下像是商量好似的,送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双份礼,更为谨小慎微者,连款式、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的。
姬羌挑几家礼物掌了眼,又把礼单大致浏览一遍,轻道:“还算识趣。”
也有没长眼的将皇子,公主区别对待,二公主收到的贺礼远远不如大皇子,姬羌玩味的看了那几家姓氏,并未放心上。
名不见经传的人却另辟蹊径,一看便知有人在背后指点,想试探她的一二心思。
孩子才几天大,她能有什么心思?
还欲再看,一只大手伸开,自然而然的把礼单拿走,并道:“歇息吧,这些事我来处理。”
姜鉴仍小心翼翼把人拥入怀里,熄了灯。
怀中人非常听话的闭了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姜鉴微微叹息一声,又把灯点上。
“夭夭在想什么?”
“你猜。”姬羌觉得他该知道的。
前几日初为人父,手忙脚乱的,事情也多,来不及思索也就罢了,而今他们与孩子的日常已渐渐有了章法,洗三礼也已过去……姬羌不信关于孩子们的未来,姜鉴没有任何思虑。
“猜不着。”姜鉴摇头。
姬羌微恼,还有点委屈,别别扭扭的从他怀中挣脱出来,“猜不着就别猜了。”
“噗嗤。”笑声落,姜鉴又把赌气“出走”的人扒拉回来,禁锢住,使她不得再挣脱。
对于姜鉴时不时露出来的霸道气息,姬羌迷恋又排斥,从前不显,婚后越发明显。因此,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别扭了。落在姜鉴眼中,却越发让他爱不释手。
他怜爱的与其痴缠良久,忍耐数月的压抑总算有了一点点纾解。
姬羌再没了脾气,水眸潋艳地望着姜鉴,绵绵情意几乎要溢出来。
姜鉴叹道:“从巫月归来没有立即与陛下成亲,是臣这辈子最大的憾事。”
怎么好端端的又提这个?
姬羌记得,自他二人成亲,姜鉴已说了好几次后悔,原本她对推迟婚礼颇有微词,而今,那微词不仅烟消云散,她每每还要宽慰他。
“无论将来陛下将皇位传给谁,注定不能是鸿儿。”姜鉴冷不丁来一句,姬羌愣住,“为什么?鸿儿为长……”
“天降鸿运,无法阻挡。”姜鉴故作神秘。
姬羌看起来更傻了。
姜鉴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尖儿,揭开谜底:“大梁第五代国师,应运而生了。”
姬羌:“……”
难怪!
难怪他总是说后悔当初没有立即成亲。
难怪自孩子出生后,他没有丝毫纠结。
难怪他坚持为大皇子取名为鸿。
原因竟在这里!
姜鉴本以为姬羌会彻底放宽心,不再纠结储君问题,哪知她定了定神,突然给了他胸口一拳,而后托着虚弱的身子往偏殿看儿子去了……她走的昂首挺胸,意气风发。
……
天命七年,在大皇子姬鸿与二公主姬馥的周岁礼上,圣旨出,立二公主姬馥为太女。
同时,国师令出,昭告天下,大皇子姬鸿乃天选者,大梁第五任国师,后继有人。
(全文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