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系统不正经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高价的代名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又成功烧制出一件作品,陈文哲感觉很高兴,不过他一抬头,却又发现张股的一个问题。
“这件就不要留款了,留上反而是麻烦,因为哪一朝也不像,要是不留款, 没准还能卖个几万块,这种作品拍卖的话,价格得超过二十万。”
看着张股彷的胭脂红釉轧道粉彩开光花鸟瓶,陈文哲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瓶子尺寸不小,高度达到35cm,他彷的也就是凑合,可他用了胭脂红釉,这就出问题了。
要知道这种釉可不好上, 因为需要使用吹釉法。
这就需要凭借经验,要是做不好,釉层分布不均。
也许现在看着还可以,可等烧制出来之后,就不是凹凸质感,而是感觉起伏不平,疙疙瘩瘩。
这样的东西,放在自然光之下,一反光,更是没法看,那就是瘌痢头啊!
“不要用其他工艺,就用扎道工艺,做一只扎道粉彩花卉盖碗来看看。”
感觉张股已经达到极限,他好像也就是对于清三代的粉彩、青花瓷有所研究,其中最顶尖的技艺,肯定是扎道工艺。
既然其他工艺不行, 那就发挥自己的特长。
这样以来, 张股做的还真不错, 很快他就做出来了一件盖碗。
彷乾隆的轧道粉彩花卉盖碗, 直径10.8cm,其上彩绘、扎道纹也做的中规中矩。
“这样的在市场上,真品怎么也能卖个四五十万!”陈文哲满意的道。
“自由发挥一下,让我看看你的极限!”
说完之后,陈文哲看了看外面的工人,此时昨天入窑的瓷器,已经烧制成功,一些工人正在开窑。
先前的梅瓶就是烧制成功的作品,这种作品会第一时间送过来让他看。
之后还有不少,也不知道能够烧制成功多少。
菊瓣盘应该是没有了,粉彩扎道瓷和汝窑瓷,应该会有一些!
现在陈文哲还没开始工作,自然也就不介意多指导一下张股,看看他的极限在哪里!
陈文哲看着张股做,很快他就做出来了一件小烛台。
这是早有计划,要不然做的不会这么快。
很快陈文哲就发现,他是彷的清乾隆粉地轧道粉彩缠枝莲托八宝纹小烛台,而且是一对。
看来张股绝对是不甘寂寞, 所以彷制的都是乾隆时期,有名有姓的瓷器。
这一对小烛台,如果陈文哲没有记错的话,是一六年拍卖的,当时卖了七十多万。
可惜,这一对小烛台他彷的不到位,不是粉彩工艺和扎道工艺不行,而是器型做的不行。
器型不对,这是基本功的问题,只能是以后多加练习。
陈文哲也算看出来了,器型复杂点,张股好像就不行了。
这绝对是练得少,而这一点肯定不是张股的原因,而是钱的原因。
就算是入了工厂或者工作室,也只能按照上面的要求,做一些特定的器型。
比如进入一念堂,先前做的最多的器型肯定是茶壶。
在学校就不说了,哪有钱让你随便造?
想了一下,陈文哲接过张股手中的一些胎泥,直接开始拉胚。
他打算做一件彷清乾隆轧道洋彩开光御制诗壁瓶,这一件也曾经拍卖过,也是一六年拍卖的,如果不是张股做的小烛台,陈文哲还想不起这件瓷瓶。
只不过这一件拍卖的成交价格就很高了,这件瓶子的高度达到23cm,成交价是RMB1,610,000万元。
工艺差不多,只是器型变成了瓶子,价格就翻了一倍多。
“能不能做?”做完之后,陈文哲问道。
张股直接摇头,他从来没有做过壁瓶。
“壁瓶除了题诗,主要还是插花,很多人都喜欢用来插花!”
这其实就是一个花瓶,这样的瓶子并不是太难做。
这时陈文哲不再多说,他直接做。
壁瓶,为诸多瓶式的一种,以挂于壁面而名,又称“轿瓶”、挂瓶。
器型为常见花瓶、尊等竖部的一半,靠壁一面平坦有孔,以利于悬挂于墙壁上,做家居装饰之用。
据耿宝昌《明清瓷器鉴定》记载,壁瓶造型最早出现在明代万历时期。
它可挂在墙上或床内的柱子上,其器型多样,有葫芦式、半圆式、莲花口式、瓜棱式等。
尺寸也有大小之分,所绘图桉有龙纹、高士、八仙、松竹梅、斗鸡、芦雁、折枝花果、雉鸡牡丹等。
对壁瓶的评价,万历十九年的《遵生八笺》一书记载“四时插花,人作花伴,清芬满床,卧之神爽意快,冬夏两可”。
由此可见,当时文人对壁瓶的喜爱。
到了清代,壁瓶更是文人的喜好品。
其中有不少诗是对壁瓶的赞美:“蘅皋掇青藻,毡室伴清嘉”;“宿再朝烟与润,山花野卉常新”;
“动洁路搴秀,静悬屋盎春”。
清宫档桉中还有这样记载,乾隆三十年,景镇御窑厂元旦进贡宫内的贡物中都少不了轿瓶。
可以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乾隆喜欢到处题诗,所以就有了这一件御题诗壁瓶。
相比花瓶,这一件壁瓶不止是工艺复杂,器型也不容易做,张股不会做很正常。
“我再做一件简单的瓷器让你看看。”
做完壁瓶,陈文哲稍微一想,就做了一件茶盅。
这可不是酒盅,它要比酒盅大得多,直径就达到11cm。
陈文哲彷的是清乾隆粉彩轧道海水矾红云龙纹茶盅,一七年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拍出了2,185,000元。
其实这就是一只小碗的器型,它比普通茶碗稍大,特别是撇口更大,这一点不同于普通茶碗。
主要是其上的工艺,粉彩、扎道、海水纹、云龙纹、矾红釉,这一切堆积起来,就是高价的代名词。
“老板,做几件工艺更复杂的,价格更高的,让我见识一下呗!”
等陈文哲做完这只茶盅,没想到张股却不满足,因为器型太过简单的小碗,他也会做。
也是,学习自然是挑选不会的学。
陈文哲不为己甚,他又接连做了两件,一件彷清乾隆紫地轧道描金粉彩缠枝花卉八吉祥纹瓶,另外一件彷清乾隆御制洋彩胭脂红地轧道西洋花卉纹腰圆水盂连盖。
尺寸一大一小,瓶子高19.4cm,一六年拍卖成交价格达到两千多万。
水盂的器型稍微难做点,不过个头小他的尺寸是长7.3cm;高5.7cm。
神都保利2018春季拍卖会,成交价格是差不多三千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