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蝴蝶谷传奇

第二百八十八 爆炒蒜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初伏的第一日,子夜,有月牙,没有风,一路上黑漆漆的,方圆十里见不到几户人家。胡天行带着自己的老管家和田思聪踏进一座写着“踏石留印”的山庄,里面没人,但下榻的住处都已经准备好。
两人一落座,就扯淡,马车奔波十几个小时的马累,人也乏。
“胡兄,你在江南的生活,能吟弄风月,又能笑看风云,既有才子佳人,这里太安静,你真的决定在这里住一阵子,我特意找的这庄园,四周都是山,安静得很,没有你那里平静的大海、软绵的细沙,但我担保让这里变成了一个仿佛可以抛去世俗烦恼的好地方,你住下就知道,清修,哈哈哈…”
“亏你想得出,就你小子,一肚子花花草草…”胡天行也不是特喜欢田思聪,但在一些俗事的处理上,他还是会搞花样的。这个人本质不坏,是个寥落的富家子弟,多年囧困。
“胡兄,你觉得蝴蝶谷的蝶姑娘怎么样,要不,我们把她接来,或许更有趣…”
“哦,蝴蝶谷的女孩子既有风情万种,又冰清玉洁,这是她们蝴蝶谷的傲娇特质,哪能说请就请得到,胡扯,再说吧,你小子…”
“也是我也觉得她们蝴蝶谷的女孩子特有吸引力,十里八方的人经常会提起她们…以前蝶姑娘还在梅园当过私塾先生呢…她也不太搭理外界,都是冷冷的…”
“哈哈,都说她是一个尤物,但相处过后,到头来,你却发现并且承认她其实是一个天使,哈哈…你小子别对她动歪脑筋…她是个很实在的丫头,特别靠谱,虽然她们谷里的女人都诗情画意…”胡天行一想起孤高自诩的自己百,般追求不到的丫头,他笑自己,笑得特别惬意。
夏日的傍晚,蝶飞儿从江南先生的“蝴蝶别苑”出来,一个人徐步走在海边,踩在沙滩上,听着阵阵的海浪声,舒适又安逸,她多年来,只要有空,她就漫步在这里,已经习惯了。漫步时她会才思磅礴,新见迭出…
祖母说 她和自己姐妹宛宛的优雅细腻,善解人意,好像形成绝好的互补。
今日,她就站在沙滩上,就等待此刻的这一场落日,她看着夕阳慢慢洒在海面上的瞬间,惊艳又震撼…
应该说蝴蝶别苑集海天盛筵,山色、园林、佛文化于一体,整个园区到处都体现着禅定文艺高雅氛围,她很喜欢那里,就像喜欢白玉斋,就像自己欣赏小糊祖母,或许小糊祖母和夏茉莉婆婆的魅力是不可阻挡的,以往凡得以进入她的圈子的男人们,不论文人学者,还是军人政客,皆为之迷倒,或疯狂追求,或终生青睐。这等魅力也许就是她拥有少女的童真纯粹和少妇的妩媚,老妇的淡定深邃…浑然一体于自己身上,浑然天成,清水出芙蓉。
最近小糊祖母也住进了江南先生的蝴蝶别苑,可能她老人家又恢复充足均衡的营养,科学适量的运动,良好充足的睡眠,和积极乐观的心态,自律与良好的生活习惯,小糊祖母好像返老返童,加上一家人聚在一起,也许如书上所说:和温柔大气的人在一起是养生;和有趣善良的人在一起是养心;和聪明纯粹的人在一起是养脑;几个这样的人聚在一起,就像拥有地磁,负氧离子,弱碱性水,都能让人舒服长寿快乐。
“哦,丫头,你在这里,我找了好久…”
“江南先生…”
“好美,丫头你变得越来越美,彩霞很美,如你…”
“嘻嘻,俗话说,全天下的男人,没有几个支持媳妇去变美的,江南先生你也是吗…但全天下的男人都盯着好看的女人…”
“这话,虽然很毒,但是事实,但是我可例外,我是要盯着善良又有才华又好看的女人看,哈哈哈…”
“你真贪心,不扯了,对了,最近,谢谢你的帮助…”
“不客气,长辈从小就教育我:不在别人遇到苦难时袖手旁观,无动于衷,不在别人落难时不闻不问,落井下石。肯为别人打伞,才是一生最大的财富…”
蝶飞儿把脚丫子伸进海水里,她好像对蝴蝶别苑和未来夫君这两件大事,她已经不太在意了,也许一定要把自己在意的东西,看得淡一点,再淡一点,自己在意什么,什么就会折磨自己,期待是痛苦的根源,有些事情只要自己不在乎了,它就不会伤害到自己了....
“丫头,你相中了未来的夫君了吗?你不要太挑剔,女孩子终究要嫁人的……”
“江南先生,我还没相中呢,不过随缘,或许谷主太疼我了,怪不得我对谁都看不上了,父亲说,父亲最厉害的招就是宠女儿,把她宠的最厉害,到最后,这个女孩就会崇拜自己的父亲,眼里心里就只有这个伟岸的大男人,外面的世界和男人根本对她没有吸引力,这样也就不会落入不好的男人手里,至少省去很多麻烦…
大清早,胡天行出来,爬上这里的山坡,这里四周山都不高,很多土坡,坡不会陡,他来回走,赶紧这里空气挺清新,就是没风,有点闷…沿着山路走,四周都是爬山虎,还有几朵黄色,紫粉的花,不高的槐花树,一排排,力挺着,在这夏日的热浪下顿时也没了灵气。
“嘿,给你们准备了些刚摘的马齿笕,还有丝瓜,茄子,豆角,空心菜…”山庄的门房老人很面善,他半混口音不清地讲着,胡天行高兴地点头,老人特别热情,住在这里习惯了清净,但是脸上暮色苍茫。
“你家庄主可回?”
老人摇摇头,搬条凳子招呼胡天行坐下……老人可能很久没说话了,他一见,话匣子打开了…
“我来这里一年多了,过年也没回,这几条狗陪着我,还有这个菜园子陪着我,我不和外面的女人们搭讪,我知道她们为了我的菜,和我套近乎,不过,你可以自己来摘,爱吃什么自己摘什么…这不,这个甜瓜和苦瓜给你…”
胡天行嘻嘻笑着,这个门房对他挺上心的。
“胡兄,晚上喝杯怎么样,我准备了几个菜…”
花生米、蒸黄豆、可可丁香鱼、红烧肉、白玉肉燕汤…还有带你去泡泡这里的妞…”
胡天行一看一桌子家常菜齐了…
“又扯淡了,你是三句不离本行!小子,你都有那么多姑娘,都留连在外的花花草草,满嘴跑火车,经济寥落,朝不保夕,偶尔靠亲朋好友救济…但这辈子你到现在,你连个知心爱人都没有,你到哪都是孤魂野鬼…可怜可惜可叹…你还想泡妞,我看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剩下的日子里,好好活着,找个好人家姑娘成个家,安心过好下半生……别再折腾了,到哪你都还想喝花酒,连个柳下惠都不如,嘻嘻,你这嘴败财啊……你没有固定的爱人,就如无水,你怎么会有财啊,哈哈哈…”
几杯下肚,胡天行一阵见血点犀利点出了田思聪的要害……田思聪几分抓狂,但句句在理,他几杯下肚,涨红了那张自以为英俊潇洒有福气的脸,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一物降一物,胡天行的确一下子就克制了狂放不羁,嘴上无毛的混混田思聪。
“胡兄,你饶了我吧,这男人一辈子可以同时爱几个女人,很博爱,女人很自私,一辈子就爱一个男人……这不是经常看到遇到吗…还说我花心大萝卜…”
“可是你的财为什么都败掉了,就是你外面交心的女人太多了,她们都是烂桃花,她们都卸掉了你的财气,你不聚财啊,把财都败掉了,连生存保障都没有啊……田小子啊,你得脱胎换骨了,你开始要学会好好专一爱一个女人,好好找一个正缘桃花,或许她会旺你,你好好专一做一项事业,你才有可能发财啊…不至于四面楚歌,寥落无依…你若好好斟酌我今日这酒话,你也没白活……”
……无语,安静,两个男人猛灌酒,白酒,黄酒混合着喝,喝得天昏地暗……两个男人都出自名门望族,但是胡天行的犀利确实又高人一筹,鹤立鸡群,把个田思聪镇住了。
"还有一个菜,爆炒蒜头……够辣够味,尝尝…”老管家端出来了,田思聪立马吃了一颗,辣嗓子,真辣,泪出来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