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帝神通鉴

第1719章 苍茫神路遇二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太一帝域
余笙殿中起了三道投影,正是花间辞、敛微和巫非鱼。
花间辞照面问,“宁归,你当以何理由拿下神之痛苦的处置权?”
“三千准圣俱是乌合之众,祂们现在叫得欢,未必真想沾染上这桩事,若无意外因素,得到处置权并不难。”余笙眸色沉甸甸,“但若......”
花间辞接道,“但若普世佛国囚了陛下一片真灵秘而不宣,祂们及各方动机,值得再深究。”
“你以为该如何?”
“先确定陛下的位置,若当真在佛国,那便打上去,也看看另四方是否遵循六方盟约。”
余笙点头,“商讨神之痛苦的万圣会就在三天后,你准备何时动作?”
“就现在,你且备战,一旦得到陛下的确切位置,我们立即动手。”
余笙估量了一番太一的实力,心中没有成算,但寻回陛下真灵,对清除神之痛苦、重振太一士气都有巨大战略作用,必得放手一搏,应道,“我会通知太玄常度引者牵制左逐之,不让其靠近颢天和佛国,如有必要,以神脉与皇楼合谋。”
“可。”
花间辞趁众准圣齐聚颢天参加万圣会,留下敛微敷衍各方,暗中跟巫非鱼前往普世佛国。
巫非鱼认为此行冲动了一点,“若陛下真灵在佛国手中,我们直接打上门去,它与真灵同归于尽该如何?”
太一着实没有先手优势。
花间辞安抚她,“确定了真假再说,此处离佛国最近,又不容易被发现,我要你和钦擅在此通神,试试能不能得到回应。”
不多时,疾祖携钦擅至,疾祖道,“司命帝君与信棠、常陈二位上尊隐匿在外围,随时待命。”
花间辞颔首。
钦擅问她,“陛下陨后,我也曾叩问神路,试过通神,然而没有丝毫回应,这一次,你有什么打算?”
“你通神路,大祭司通神意,我以神谕探路,是人和,前有六片真灵归一化界,是天时,如果承载陛下意识的真灵在佛国,我们所处之位,则是地利,何不一试。”
钦擅拍手,“大善!”
疾祖就近护法,钦擅念咒施法,祭上太衍紫微弥罗长生大帝之名,倘若大帝尚存世,自有一条沟通其意识的无形神路开启。
随着祭咒一字字落定,钦擅元神坠入苍茫之中,白雾翻涌时聚时合,始终不见前路。
花间辞见他双目紧闭,额上薄汗似要滚成珠,心知这神路不易显现,果决地抽出灵魂之力,凌空书道,“彻见表里,无所遁形。”
她本是诸神长子,魂力承袭神明,以她灵魂之力书写的命令,堪比神明神谕!
神谕成,天机破妄!
一道金光划破苍茫,犹如天梯般的神路一阶阶显现,钦擅欣喜之色刚刚表露,蓦地凝住,只见神路之上耸立着两尊金身佛陀,一尊闭眼,一尊捂耳!
“这是......佛国用来镇聚气运、功德、愿力的不二佛?!”钦擅满目怒意,难怪无法沟通陛下意识,原来陛下的意识被镇压着!
尤其,尤其这不二佛,于己方是镇聚,对外可是镇移!
它们不仅镇压着陛下的意识,还在转移陛下的气运功德!
白雾终于散尽,无穷无尽的苦境叠成波涛,每一滴水里都藏着世间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盛!
那是苦海意象!
钦擅元神回归,嘴角因极怒而抖,“神路被苦海包裹着,这帮秃子好恶的心,不二佛镇压意识,苦海镇压力量本源,无形有形都让祂制住了!”
神路有两种,一种是真正供神行走的路,一种是信徒和神之间心灵意识交流的路。
钦擅召的就是第二种。
在这条路上,不二佛作为无形之物的镇器,是切实拦在路上的,而包围这条路的苦海,却是其处境的反应,只有真正进入佛国,找到苦海本体,才能将它解决。
巫非鱼眼底闪过一丝杀意,“陛下没有回应你吗?”
“没有。”钦擅沉重道,“两种可能,陛下的意识在沉睡,或者,不二佛拦截了我的召唤。”
“那要救出陛下,唯有两方同时进行,我走神路破不二佛,唤醒陛下意识,你们进攻佛国,破苦海,解放被困的真灵。”巫非鱼看向花间辞,叫她拿主意。
花间辞早就冷了脸,“陛下的个人气运乃紫微皇气,那功德乃帝业功德,这是她成帝成皇的天命所在,普世佛国竟敢窃取陛下的命,好大的胃口。”
况且,新界的气数不够,少了最后一片真灵上的气运功德,哪怕她意识回归,也无法完成创界。
疾祖提醒,“据密报,到目前为止,佛国只派了几名罗汉前往颢天参与万圣会,准圣级别的应该都还在佛国内,现在打上去,首先就要面对佛土化身净琉璃佛,其次是佛道真理化身无上士佛,还有胎藏佛、提灯法王,更有执掌苦海的阿弥陀佛,至少五名准圣。”
太一到场的,算来算去,他、余笙、信棠、常陈,也才四位,且他和信棠、常陈晋升准圣的时间不算长,属于根基较浅的一类,没有十足的把握对付这些古佛。
“我想这一战的关键是拖。”
清冷冷的声音蓦然响起,众人抬眼,是余笙来了。
余笙道,“唤醒陛下意识是首位,这重任在大祭司,而我会携你们破开佛国,吸引佛国目光,给大祭司留出时间,只要陛下的意识能够完全苏醒,就算我们打不到苦海跟前,一时救不出她,她也能顶一段时间。”
长生大帝可是能以意识构筑世界的人,余笙相信她醒了,任这苦海再苦,也无法完全压制她。
余笙目视巫非鱼,“你可有把握?”
“你能砸开佛国的门,我自然也能捅开这条神路。”巫非鱼盘膝而坐,将朝灵杖横在身前,“三刻后,我上神路。”
她示意钦擅,钦擅颔首,念了祭咒,一指点向巫非鱼眉心,巫非鱼元神视处,豁然出现一条天梯。
事不宜迟,余笙让疾祖护持巫非鱼、钦擅、花间辞三人,点了信棠、常陈去叫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