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荡世九歌

第五百二十五章 雪云化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呵呵……”一品红梅摇头,“这次确实有非处理不可的事。等下次来,我再来多留几天。”
“这样啊……哎。”赋云歌缓缓回头。他摩挲着柔软的扶椅,似乎有点遗憾。
“我只能待到今晚。时间有点紧,就开门见山。”
说着,一品红梅从怀中掏出为徒儿准备的一方小木匣,推到桌上:“帮你吸收这颗丹药。”
“……啊?”
赋云歌显然还没弄明白师父的意思。但他看着桌上的盒子,很快反应过来。
“师父,又麻烦你为我操心了。”赋云歌打开盒子,一股非同寻常的寒凉气息扑面而来。
雪云丹晶莹剔透,如同深藏湖底的宝珠。赋云歌轻轻拈起,对着光线惊讶地端详。
“否则,又怎能当你师父。”一品红梅收回匣子,随口道:“此物名叫雪云丹。有帮助化解体内郁结真气之效,而且根据你隐隐欲现的功体,想必大为契合你的修炼。”
“守中而虚浮,非寒非暑,但也无滞无挫。”一品红梅思考着,独自低吟,“这样的力量……应该没错。”
赋云歌转头:“师父,你的意思是什么?”
听赋云歌疑惑,一品红梅回神:“没什么。你的力量,尚需你自己来把握。服用了此丹,我帮你融合丹中的药力。”
赋云歌便依言而行。一品红梅在旁边指点着运作体内真气,周行了将近一个时辰,赋云歌感到体内升腾起一股凉凉的风息。
一品红梅在赋云歌背后,渐渐感到一股扑向脸颊的凉风。再看赋云歌,却见他仍旧静静打坐,但是一缕缕飘向四周的风,已经恍然不觉地流出他的身体。
“果然是……风云之力。”
一品红梅并不意外。他顿时引动自身的真气,指尖游动出一抹鲜艳的红砂。轻轻在赋云歌后背神道穴一按,又沉稳而徐缓地慢慢挪向下方。
自神道,灵台,又到悬枢,命门。更为渊厚的红梅真气,仿佛逢春之木,延伸出根根枝杈,布满赋云歌的重要经脉。
赋云歌渐渐皱眉。这也是自金汁化纳之后,他的力量首度进阶。
玲珑风息,在他的体内顺着红梅真气的引导,缓和有序地冲荡,迂回在经脉之中,渐渐打回气海。而与此同时,受到感应的,潜藏的太岁之力,也随之共鸣,慢慢破封而出。
雪云丹的力量并和太岁真元,如果贸然相会,必然致使赋云歌受伤。而有一品红梅的护持之下,虽然仍不免痛苦,但是却安全无恙。
时间一点一滴地度过。两人专心致志,约摸又过了近半时辰,外面天色暗淡下去,赋云歌的身体,却也渐渐闪烁起了隐隐蓝色的光。
光芒在皮肤之下,如同罩在纸罩下的荧火。透体的光很快又平息下去,随之,赋云歌沉沉地吐出一口血。
一品红梅同时抽开两手,吐出一口气。
“这样,就可以了。”他慢慢起身,顺势扶起赋云歌,脸色也有些发白。
赋云歌擦拭去嘴角的血迹。他点点头,只感到浑身轻飘飘的,虽然隐隐有些疼痛,但是却有种说不出的自在。
“雪云丹的力量已经和太岁之力融合,会在未来彻底把剩余的太岁之力消散掉。”一品红梅道,“这样一来,你攀登一方天,摘取玄徽,也指日可待。”
赋云歌感悟着自身的变化,不禁欣喜地点头:“太好了。徒弟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一品红梅微笑着,眼神里是一种慈爱。
他最后拍了两下赋云歌的肩膀:“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走了。”
赋云歌愣了一下。随之他有些失落:“师父,你真的不再住几天么?”
“不了。”一品红梅摇头,“事情有些急,改天再说吧。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巩固,太岁之力奥妙无穷。”
“……好。”赋云歌掩饰下心里的不舍,旋即答应,“下次师父回来,我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一品红梅意味深长地颔首。转身开门,外面是隐没在昏暗之中的雪地。一品红梅抬抬衣领,大步朝着黑暗遁去了。
…………
而在此时,遥遥昇平天的另一端。时值望日,排云如晦,不见日月。
萧风吹拂,一趟马车笃笃而来。穿行过萧条而朴素的乡村,远望便能看到伫立在雪野当中的,一座残破的道观。
象风观。时隔多年,此刻已经垂垂老矣,仿佛耄耋。
道观墙外,一根根衰草顶着一点雪梢冒出皑皑雪堆,已经很长了。看着这么破旧的样子,东方诗明坐在车里,淡淡皱眉。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了,只是此次总算能更进一步。那些本不属于他的往事却历历在目,他不由得暗暗捏紧了双腿。
忽然,一双热乎乎的手按在了他的手上面。
东方诗明下意识地侧过脸,看向坐在旁边的白蒿。
“别担心,还有我在呢。”
白蒿很孩子气地握起东方诗明略微发冷的手,举到两人的面前:“回去的时候,你一定要来我家待几天哦,说好了的!”
东方诗明无声地笑了,然后抽开手,迟疑着想摸摸她的头,但最后又放了下去。
马车已经到了象风观前。两人搀扶着下车,按照之前说的,那个看顾道观的道人今天应该在观内。
果不其然。东方诗明看到观门是敞开的,里面似乎有人声。听声音并不算嘈杂,应该只是本村的百姓来烧香上供的。
两人携手而入。正巧就看到一个五十开外的阿婆往外走,两人侧身避开,很快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的那个道人。
院子里的雪冒着青色的灰,上面撒着一些烧焦的灰烬。敬神的堂前有过打扫,看起来有几分精神。
“道长,我们来了。”
见到那道人,东方诗明率先作揖。
那道人看上去三四十岁模样,蓄着胡子。对于东方诗明的造访,他似乎已经印象模糊了,只点点头道:“喔,喔。正好,现在也不忙了。”
打量了一眼携手而来的两个年轻人,道人摸了摸下巴,靠到他们跟前:“你们是有什么需要?求姻缘保佑还是为家里长辈来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