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保护我方族长

第二十七章 王氏添紫府!青蛟化龙(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在锦山师兄幽幽的目光注视下,此时的王宗安正眼神温柔地看着长生树。
自从他得到长生树灵种后,便一直悉心培育沟通感情,直至晋升天人境后,将其祭炼成了本命灵植。
成了本命灵树后,不敢说一人一树就是心意相通了,却也不同于一般灵植。王宗安能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喜怒哀乐,以及各种细微的情感。
别看她现在仅有数丈高,可培育至今花费的心血和资源,说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比养育儿女都累。
“哗哗~”
大荒漠呼啸的西北风中,长生树欢快地摇摆着树叶,一片片长生树叶翠绿如玉,散发着浓郁的生机。
生机盎然的枝条也亲昵地在王宗安身上蹭来蹭去,就好似年幼的女儿在和父亲撒娇。
“好了好了,璎瑠,这段时间来让你待在息壤镯内委屈你了。”王宗安宠溺地安抚着长生树“王璎瑠”,语气温柔和缓,就仿佛是在跟自己的孩子说话一般,“我一定给你好好加点餐,补偿补偿你。”
王璎瑠高兴不已,乙木灵气再度向外弥散,让人呼吸之间都感觉到神清气爽。
不像长春谷某些思想不健康的师兄,王宗安一直是将长生树幼苗当做女儿来养的。
甚至,他还特意禀明父亲,给她取了个名字叫“王璎瑠”,专门记到了族谱之中。
一想到某些不健康的师兄,王宗安就忍不住瞟了一眼锦山师兄。
见得他犹若痴呆般的死死盯着王璎,王宗安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防贼般地看着锦山师兄道:“锦山师兄,我可是替你还清了绿薇学姐的欠款。因你的前科累累,还是劳烦你离我女儿远一点。否则,我立即把你绑起来,发还给学姐。”
“女儿?”
锦山师兄以看变态般的眼神瞅着宗安,惊叹不已。我锦山已经够猥琐了,没想到宗安你更……
“滚出十丈外!”向来好脾气的王宗安,在如此眼神下都控制不住火山爆发般的情绪了,“敢接近我女儿十丈之内,就休怪我不念旧情。”
锦山师兄心肝儿一颤,急忙退出了十多丈远。
然后,王宗安就开始和长生树王璎瑠悉悉索索地说起话来,还时不时用警告的眼神看一下锦山。
那神情,就仿佛是在和女儿交代,一定要离那猥琐变态家伙远一点,但凡他敢凑近,就往死了打,千万别客气,打不过就叫爹,爹来打死他。
“哗哗~”
王璎瑠晃动着枝条,远远地对锦山师兄比了个鄙夷的枝条手势。
远处的锦山师兄都快要哭了。宗安大少爷你把我们长春谷的小宝贝悄悄拐走也就算了,还教她鄙视我……
我锦山的人生,为何满满都是悲剧呢?
宗安啊宗安,像你这种拥有完美人生的大少爷,又怎能体会到我锦山的辛酸和凄苦?
就在这一缓冲间。
安郡王吴明远和小郡王吴晟钧,也都从震惊中渐渐回过了神来。
为了这片防护林,吴明远和吴晟钧都曾经数次造访过长春谷,又岂会不认识长生树?
好家伙~~想不到王氏竟然如此大手笔,连长生树灵植都给弄来了。
要知道,整个大乾国,也就陇左紫府学宫有一棵长生树。
便是连圣地九脉之一的翠微一脉,其他方面都胜过长春谷颇多,在这一点上,却依旧不如长春谷。
“好,多谢宗安少族长鼎力支持。”安郡王喜上眉梢地行礼道,“有了长生树的加持,我们的防护林便能加速成长,树苗的存活率也必然能有一个巨大的提高。”
要知道,如今防护林里新栽下的树苗,可还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存活率。如今的每一片防护林都是经过了多次补种,才勉强成型的。这一棵长生树,可以说是帮了他大忙。
“殿下客气了。”王宗安忙扶住安郡王,笑道,“你我两家乃是亲家,守望相助本就是分所应当。何况家父已决意支持安郡王,自当竭尽全力。不过璎瑠尚且年幼,长生天幕笼罩范围较小,需要给她规划一条线路,预先布置好灵石阵让她吸收补充。”
“灵石阵?”安郡王表情一严肃,不过当即他郑重地说道,“好,此事交给我来办,我去想想办法筹措一批……”
一旁的小郡王吴晟钧闻言却是心中一颤,脸色都不由自主紧绷了。
长生树虽好,能极大程度加速防护林的成长,提高成活率,加快绿洲形成的速度,可代价却是大量灵石的投入……
单单只是想一想,吴晟钧就已经心痛到无法呼吸。
如今的安郡王府,因他父亲要实现伟大的理想,能砸进去的钱早就全砸光了,很多祖传家产也变卖了。
堂堂安郡王府,除了一套漂亮的大宅子外,几乎已经只剩下一个空架子。
即便吴晟钧想尽了办法,处处为郡王府开源节流,也架不住有一个花钱如流水的败家父亲啊~~这年头什么最贵?当然是理想……
“殿下无须担心。”王宗安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说道,“此番前来安北卫,我已带足了一万下品灵石,够璎瑠用好几年了。后续的灵石,父亲已经派人去长期收购了,短时间内无需担忧灵石消耗的问题。”
好家伙,一出手就是一万灵石,那可是价值百万乾金!王氏还将后续灵石也考虑进去了。
安郡王父子俩面面相觑,心中都是惊讶不已。吴晟钧更是很没出息的松了口气。
能轻描淡写地随手拿出百万乾金,这长宁王氏的底蕴远比想象中更深厚啊。
要知道,如今他们安郡王府,因为支出太大收入太少,一次性拿出一百万乾金也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这……”安郡王脸色略有尴尬,低声说,“宗安少族长,你们王氏带了这么多人才和资源前来,大力支持我的计划,我已经很感激了。再让你们自己掏灵石……罢了罢了,要不就抵掉忆萝的聘礼吧。”
说起这话时,安郡王都有些脸红发烫,整的跟卖女儿似的。可谁叫现在的安郡王府穷呢,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连说句话都没底气。
“殿下。”王宗安摇了摇头,神色依旧温润似水,“聘礼就是聘礼,岂能混作一谈?忆萝的聘礼,家父已经开始准备了,定不会辱没小郡主的身份。”
“另外,家父说过,钱的事情殿下无须担心。帝子之争争的也不是一朝一夕,殿下只需要将精力投入到安北卫的加速发展中就行,咱们需要尽快拿出些成绩来。”
“好,好,好~”安郡王微微激动,拉着王宗安手道,“我吴明远,定不会辜负守哲家主对我的期望。宗安,接下来让我们一起,给世人展现奇迹吧。”
之前跟王守哲聊天的时候,他更多的是为自己能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而开心,但他是真的没想到,王守哲给他带来的支持和帮助居然会如此给力。
“殿下莫急,这里还有家父着我带来的一些种子。”王宗安说着,又掏出来一些细小的种子,“这是长根苜蓿草,它的根茎极为发达,能深入到地底极深的地方,且能耐高温低温,极为适合在沙土中种植,用来固沙防沙,并出产养殖牛羊的青储饲料。久而久之,还能逐步改善土壤品质,可以作为治理广袤沙土田的前哨作物。”
“好东西,大片大片的苜蓿草,可以快速形成绿洲,大幅度改善当地生态环境。”安郡王眼眸大亮,将生态环境都说出口了。
这还是他当初与守哲家主聊天时,学到的新名词。
“此外,紫府学宫的【耐旱珍珠米】,虽然品种不错,也颇为耐旱,但终究是不够完美。”王宗安又掏出些珍珠米种,“这些属于【第五代耐旱珍珠米】,是在原本品种上的改良版本,不仅更加耐旱,产量也要高出五成,植株用来做青储饲料喂养畜生也更加可口且富有营养。这是绿薇小学姐耗费了大量精力和时间培育出来的。”
“这……这是极品粮种啊~~”懂行的安郡王激动得浑身都颤抖了,“没想到,绿薇大天骄早就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了,而你们王氏竟然能拿到此粮种……”
话说了一半,他忽然愣住了,有些犹犹豫豫,偷偷摸摸地瞅了瞅王宗安。
为了治理大荒漠,他这些年与学宫合作颇多,与绿薇大天骄也有过几面之缘。
关于那个“八卦”,他也曾听说过。
如今陇左学宫长春谷,仅有的两株长生树幼苗,一株在绿薇大天骄那里,一株在王宗安这里,这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此外,绿薇的法相虚影好像是一株异种蔷薇,而听说宗安的法相虚影是一棵树……非但宗安,就连宗安的孙子,他安郡王未来的女婿王安业,他的法相虚影也是一棵树……
安郡王越是琢磨,越是觉得那“八卦”有可能是真的。
王氏缘何发达?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优质的植物种子?八卦中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那是人家王氏家主王守哲,仗着自己长得英武俊朗,仪表不凡,勾搭上了不谙世事的绿薇大天骄!
她还为王守哲生了个儿子,送回了王氏去抚养。为了支援这个不能公开的夫君王守哲,以及儿子王宗安,绿薇大天骄更是屡屡打破学宫规矩,出卖了许多学宫的利益……
她还时不时就去王氏小住一段时间,母子团聚!中间有一段时间,她更是将王宗安弄去了长春谷,一待就是十好几年。
而学宫也顾念到,绿薇乃是大天骄之姿,未来前途远大,便也只能暗暗容忍,尽力遮瞒此事。
这里面的水,太深太深了。
安郡王心中一寒颤,忙不迭收敛心神,假装没有任何觉察地感慨道:“能得守哲之助,乃是我吴明远最大的幸事。”
不过他心中却在暗忖,未来女婿安业有绿薇大天骄的血脉,倒也不见得是坏事。
……
西海郡。
作为大乾境内的数条干江之一,安江流域有一部分就在西海郡内,且与西海郡内最大的淡水湖,西海,有部分流域相互重叠。
安江江段上,有一个峡口,名为“飞鹰峡”。
滔滔江水在此分流,一部分继续东流,一部分则汇入西海之中。
从上空俯瞰,这场面浩荡而壮阔,浩渺无尽的西海在前方徐徐展开,映着天空和白云,让人情不自禁便心生感慨,赞叹这大自然的雄奇伟力。
峡口附近。
竦峙的山岩上,一个穿着短褂大裤衩,留着胡茬的中年人正手持路亚竿,不停地抛勾,收线,如此循环。
他头上带着斗笠,脚下蹬着木屐,完全就是一副渔夫的打扮,但浑身上下却透着股难言的霸道和强势,显然不是寻常普通人。
在中年人身后,还有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其中一个壮汉剃了个醒目的秃瓢,从左眼至嘴角更是有一道深深的刀疤,这让他看起来狰狞而凶戾,一脸的凶悍气息。
他就那么双手抱臂,直挺挺地站在中年人身后,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忠诚的护卫一般。
至于另一个壮汉,则正百无聊赖地靠坐在一块山岩上。
他身高八尺,一身的腱子肉,身上穿着一套粗犷的皮甲,穿着打扮也十分随意,一双手却白皙似玉,好似被精心养护的精美瓷器一般,跟他整个人完全是两种画风。
如果王守哲在这里,必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前面那个看着相当朴素的中年人,便是蛟龙帮的大当家,龙无忌。
至于他身后的那两个壮汉,抱臂而立的,便是他的义子,蛟龙帮大统领赵无情,也就是曾经被王守哲他们俘虏过的那位。
至于另一位双手白皙如玉的,自然便是蛟龙帮的三当家,屠灵手“杜天罡”了。
蓦地。
手持路亚竿,正在收线的龙无忌神色微动,手里的动作忽然就是一变。很快,一条活蹦乱跳的西海雪肌鱼就被他钓了上来。
在他身后的赵无情见状,身形一展飞掠而出,一伸手便熟练地扣住了那条灵鱼的腮,任凭它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大当家,您的路亚技术进步不少啊。”杜天罡咧嘴一笑,粗声粗气地恭维,“这才一上午的功夫,就已经撸到了两条三斤的,五条二斤的雪肌灵鱼,不足两斤的直接给放了。
“都练这么久了,技术当然得进步。”龙无忌随手放下路亚竿,心满意足地靠坐在了旁边的山岩上,“可惜这西海口的雪肌鱼还太小,要是能钓上五斤的爽翻了。听说东方海域的青萝卫附近,有一些优质的冷海灵鱼,力大无穷极为过瘾。”
话虽如此,龙无忌却显得十分得瑟。西海雪肌灵鱼,向来是极为昂贵的贡品,在归龙城售价极高。只是这灵鱼行动迅速,一有点风吹草动就潜入海底,用网具捕捞非常困难。
却是不曾想到,这路亚竿钓雪肌灵鱼会如此轻松。
杜天罡顺着龙无忌的话头,又恭维了他几句,随即笑眯眯地说:“大当家,我听说陇左郡青萝卫现在发展得是越来越好,连带着从我们手里过去的货也越来越多了。上次我底下有个小崽子乔装打扮过去探了探情况,回来之后就跟丢了魂似的。要是咱们什么时候也能有这么个地盘就好了~”
说着,他顿了顿,看向龙无忌的眼神中带上了几分期许:“大当家的,反正现在海上已经没有海寇了,曹氏也已经没落了。您看,要不然,我们干脆弄几条海船,也把生意发展到海上去?”
龙无忌瞥了他一眼,深邃的眼底掠过一抹寒光:“怎么着,想重操旧业,干回老本行?”
“不不不,我哪儿敢呐~”杜天罡被他这一眼盯得寒毛直竖,连忙摆手以示清白,“如今朝廷清缴海寇的力度远超以前,我又不傻,哪里会往枪口上撞?我说的是正经生意,正经生意。”
“算你心里还有点数。”龙无忌收回目光,又恢复了那副懒洋洋的样子,“青萝卫繁华是繁华,可再繁华,那还不是王守哲一手发展起来的?只要能让王氏跟咱们站到一条船上,还愁赚不到钱?”
“是是是。大当家的英明。”杜天罡连忙附和。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目光不该只看着眼前,你得看着更远的地方。青萝海不过就是个近海内港,无边大海之上,才是更广阔的天地。”龙无忌眺望着远方的海面,目光深邃,神色傲然,颇有点指点江山的味道,“等将来,王守哲投靠了我们之后,我就让他帮我参谋参谋,我们一起去开发海外,开发别的大陆。到时候,我带着你们一起封爵拜侯!”
杜天罡被他说得也有点动心,忍不住畅想道:“听说大海对面还有别的大陆,那里的人生得金发碧眼,面貌奇异,尤其是女子更是妖娆绝艳,格外有异域风韵,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听他这么说,龙无忌不由得一阵大笑:“哈哈哈~瞧你这点出息。等有了钱,要多少异族女子没有?你放心,跟着我好好办事,一切都会有的。”
“要不了多久,守哲就是咱们自家兄弟了,届时先去青萝卫好好玩玩路亚。回头我再与守哲商量,一起开发新大陆去,金发碧眼的美人儿,呵呵~你们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嘿嘿~多谢大当家……”杜天罡眼睛都直了。
一旁的赵无情向他投去了鄙夷的眼神。眼里就只有女人,就这点出息?
不过,守哲家主倒的确是个能人,未来一起合作,蛟龙帮能沾不少光。
正当这边龙无忌一众满怀期待,规划着未来的时候,江面上,有一根细长的苇杆顺着滔滔江水顺流而下,如飞鸿掠影一般,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靠了过来。
苇杆之上,正站着一个身穿儒衫的儒雅中年。
江风阵阵,掀起了他的衣衫,衬得他气度从容,带着股说不尽的风流。
见到这一幕,赵无情当即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回身禀报道:“义父,二当家的来了。”
原来,这儒衫中年,便是蛟龙帮的二当家,蒋玉松。
说话的同时,踩着苇杆的蒋玉松也已经到了礁石附近。只见他足尖一点,身形便似一缕清风般轻飘飘地掠过了十几丈的距离,落在了三人所在的礁石上。
龙无忌见状,深邃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光芒,脸上却不动声色,仍是一派豪爽:“玉松啊~什么事这么着急,居然还要让你这个二当家亲自过来跑一趟?”
蒋玉松朝其一礼,恭敬道:“大当家,玉松有要事禀报,还请禀退左右。”
龙无忌摆了摆手。
赵无情和杜天罡当即识趣地远远避开。
见两人避开了足够远,蒋玉松方才从储物戒里取出了一封信件,双手递给了龙无忌:“殿下,永安亲王来信。”
龙无忌一愣:“那老家伙,居然又给我写信?莫非,上次吵过一架后,还想臭骂我一顿么?”
不过,虽然心里疑窦丛生,他接信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那封信就已经到了他的手里。
然后便是拆信,读信。
信不长,里面没有一句废话,只是简单地叙述了王璃瑶在上京的所作所为,以及王宗安携带大批物资以及人手前往安北卫,疑似与安郡王达成了某种协议,怀疑长宁王氏已经站到了安郡王那一边。
信中让他尽快处理此事。
蒋玉松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关注着龙无忌的脸色,生怕这信中有哪句话刺激到了他,结果却见龙无忌的表情平静得有点不正常。
片刻后,龙无忌一脸镇定地把信纸重新叠好,塞回了信封里,然后负手走到山岩边,看着前方的滔滔江水开始出神。
蒋玉松看着他的背影,眼神迷茫,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以前殿下哪次收到永安亲王的信不是气得跳脚,恨不得杀回去跟他老爹大战三百回合,怎么这次这么平静?难不成是刺激傻了?
他却不知道,龙无忌现在哪里是镇定?他不过是在强作镇定而已,其实心里早就已经坐不住了。
谁能想到,他这边还在畅想着将来跟王守哲合作之后会有多少好处呢,王守哲居然就不声不响地站到了安郡王那一边?
这不是当着手下面打自己脸吗?
不行,他得去找王守哲问个清楚。
不,不行,君子一诺千金,说好了五十年,那就是五十年。如今五十年还没到,自己就急着去找他要说法,这不是显得自己特别没牌面,特别沉不住气吗?
但如果不去,难道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王守哲倒向安郡王那一边?
龙无忌面无表情,看上去镇定又从容,心里却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之中。
“玉松,距离五十年之约还剩多久?”
蓦地,他开口问蒋玉松。
“启禀大当家,还剩三百二十天。”蒋玉松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迅速报出了答案。
怎么还有这么久?!
龙无忌脸上的肌肉直抽抽。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内定的媳妇儿跟人跑了,眼睁睁地看着她就快要洞房了。
他却必须遵守诺言,只能干看着,不能大军压境前去处理。
“守哲啊守哲,枉我如此重视你,信任你,亲近你。”龙无忌的内心在嘶喊着,“你竟然一个招呼都不打,跑去跟了那个没出息的吴明远!吴明远那小子有什么好啊?跟着我龙无忌一起玩,多开心呐。”
当真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呐!!
“可我龙无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忍,我我,我再忍你一年!守哲啊,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
“我龙无忌,一定会把你追回来的!”
……
守哲关外百多里远处,有一大片碧水连天的湖泊。
这片水域,虽不如大荒泽那般广袤浩瀚,可湖泊的蓄水量却十分可观。经过勘查,湖泊最深处有百多丈深,其规模和水域,远非家门口那个珠薇湖可比。
这片湖泊,便是王氏第二期域外开发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
在这片湖泊之中,生存着一种凶猛灵鱼——剑齿鱤。通常而言,达到三阶的剑齿鱤便有三四千斤重,每一年都要吞噬掉大量的普通鱼与灵鱼。
安江以南水系发达,自然湖泊众多,水下分布着数量不少的中小型灵脉,很是适合养鱼。
王氏很多年以前就已经开启了豢养灵鱼的研究和学习。
然而,适合养殖的经济鱼种,必然不是剑齿鱤这种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凶鱼。尽管它十分美味,且气血旺盛,可它只吃肉食,饲养起来投入太大,性价比太低。
因此,王氏将湖泊中的剑齿鱤一一清理,放入寒晶库中冷藏起来,作为粮食储备。
这段时间,王守哲时不时就会来“深太湖”办点事情。
这湖泊名是王守哲取的。前世他家附近有一个太湖,他看到这片湖泊,便忍不住想起太湖。只是这湖比太湖深太多,蓄水量更是十倍以上,他便添了一字,叫它做“深太湖”。
不过,王守哲这一次来深太湖办事,却不是为了养鱼,而是为了寄生在蚌壳内的珍珠草。
珠薇湖太小,里面也没有灵脉,灵蚌生存其中,根本汲取不到太多的营养和灵气来供应珍珠草。当初珍珠草在珠薇湖待了没多久,状态就越来越萎靡,甚至有掉级的趋势,王守哲便不得不给它换个地方。
而他能找到的最合适珍珠草的生长之地,自然便是深太湖。
在深太湖灵脉上安置好了灵蚌后,王守哲按照惯例,尝试了一下对珍珠草的催生。
结果确定了珍珠草虽然会寄生,却也确确实实是一种灵植。
王守哲已经是道体,血脉的催生效果比之当初强了不知多少。在他的全力催化,以及深太湖的灵脉供养下,珍珠草的状态几乎是一日一变,成长速度飞快,成熟需要的时间也被大大缩短了。
短短不到一年时间,这株珍珠草就已经彻底成熟,蜕变成了珍贵的六品灵药。
而随着它的成熟,也诞生出了三颗珍珠草灵种,这对守哲来说也算是一种惊喜了。
要知道,珍珠草可是六品通灵宝丹的主材之一,经济价值非常高。若是能对珍珠草加以培植,王氏就能拥有自己的珍珠草产业了。
不过,珍珠草成长年限极长,没有几千近万年的时间很难长成。即便有王守哲已经达到道体的血脉之力催化,在它五阶时,成长速度也仅仅能加速一倍。
这当真是要培育到猴年马月去了。
不过,若是等王守哲到了紫府境,血脉之力再提升一层,培育速度兴许就能快上许多了。
“昂~~”
一条巨大的元水青蛟受到召唤而至。
它嗅到了成熟珍珠草的味道,在湖泊中激动地游动着,搅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很多来不及逃遁的鱼,都被卷得翻着白眼昏迷了过去,被漩涡聚拢在了一起。
“嗷呜~”
元水青蛟一口将数百斤鱼吞下,满足地砸了咂嘴,巨大的金瞳眼巴巴地瞅着王守哲手中的珍珠草,口水都快淌了下来。
“闭嘴。”这时候,火狐老祖娇小玲珑的身躯忽然从天而降,踩在了青蛟头顶,娇声训斥着元水青蛟,“小青蛟,你要学会尊敬主人。”
经过一年时间的调教,元水青蛟明显乖巧了许多。
听到火狐老祖的训斥,它金色的眼眸中掠过畏惧之色,随后朝王守哲拜了拜脑袋,以示尊重。
这段时间,深太湖需要清剿剑齿鱤,因此王守哲请火狐老祖带着青蛟在此协助,既是为工作,也顺便再调教一下它,让它习惯与人类配合工作。
这头元水青蛟颇有灵性,很快就适应了人类的节奏。
因此催熟了六阶珍珠草后,王守哲与火狐老祖商量了一番后,决定给予它晋升的机会。
“青蛟,吃下这颗果子,再签下这份用先祖血脉发誓的灵契。”火狐老祖配合着王守哲的行动,“你就能享用这株珍珠草,蜕变成真正的元水青龙。”
期盼已久的元水青蛟没有丝毫犹豫,吃了果子和签了灵契。
王守哲也依约,将珍珠草给了它。
珍珠草药性暴烈,人类必须要将其炼制成通灵宝丹,缓和其药性,才能用来辅助突破紫府境,但元水青蛟体质强悍,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直接吞服便能消化珍珠草的药力。
服下珍珠草之后,元水青蛟盘成一团,开始消化药力,冲击境界。而王守哲与火狐老祖就在一旁为之护法。
不得不说,珍珠草的药效确实立竿见影。
数日之后,元水青蛟便成功突破桎梏,迎来了六阶巅峰突破至七阶必须经历的劫数——化龙劫。
王守哲与火狐老祖顿时躲得远远的,随时观察着它的劫数,心中也是有些担忧。
毕竟,元水青蛟要是突破失败了,之前的投入可就全都打了水漂了。
好在,元水青蛟底子浑厚,血脉不俗,竟是无需王守哲出手,便凭着自身的实力硬生生渡劫成功,化成了一条元水青龙。
阳光下,它头顶那对新生的龙角
碧甲金瞳,头生双角
“嗷呜嗷呜~~”
元水青龙兴奋地仰天嘶吼了一声,随即低头看向王守哲,竟是口吐人言:“人家终于化成龙了。你这个人类,还算不错。”
那声音,娇滴滴,嫩生生,完全就是一个未成年小女孩的声音。
王守哲听的是一阵错愕,整个人宛如被雷劈了一般。
这这这,这条元水青蛟是雌的?而且还,还未成年?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